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集

从新版的《徐志摩全集》中,我读到了离徐志摩越来越近的故事

2021-06-27 02:02:53诗集古诗网
1995年8月,上海书店将两种本子合在一起,推出9卷本《徐志摩全集》。相较于此前出版的五种《徐志摩全集》,北京商务版收录徐志摩作品是最全的。其他版本的徐志摩全集或书信集都是如此。北京商务版《徐志摩全集》由作家、学者、徐志摩研究专家韩石山先生编订,在2005年出版的8卷本《徐志摩全集》的基础上增补百余篇徐志摩佚作、全新修订而成,从项目启动至正式出版,耗时三年。

徐志摩(1897-1931),现代诗人、作家。主要作品有诗集《志摩诗》、《飞冷翠夜》、散文集《叶》、《自-解剖”和日记信集“情眉来信”。

徐志摩去世后,徐志摩的妻子陆小曼曾将《志摩全集》交给商务印书馆出版。遗憾的是,由于当时的动乱,未能顺利进行。 80年后的今天,两者的前沿仍在继续。近日,商务印书馆新出版了10卷《徐志摩全集》,为读者呈现更好、更高质量的《徐志摩全集》。

——编者注

徐志摩诗集有四本

徐志摩全集(10卷),徐志摩着,韩世山主编,商务印书馆出版

徐志摩在印度和泰戈尔在一起。图片来自《徐志摩全集》

徐志摩诗集有四本

《志摩日记》封面。图片来自《徐志摩全集》

陈建军:值得信赖的全集

收到商务印书馆赠送的《徐志摩全集》(以下简称北京商务版),非常喜欢。从头到尾读了两个多星期。与之前出版的各种《徐志摩全集》相比,本集至少有以下四个特点。

一、风格合理

中国现代作家全集出版。一般有两种编译方式。一是采用编年法,就是将某一作者的全部作品按时间顺序编排,如《鲁迅全集》、《鲁隐全集》。年表,即根据风格或体裁对某个作家的所有作品进行分类。所有类型直接按时间顺序排列,或按时间顺序分为若干系列(组),如《鲁迅全集》茅盾全集、闻一多全集、沉思全集从文等。在处理作家生前出版的选集和散文时,按时间顺序排列的全集通常采用以下方法:选集在前,同类选集附在最后。

北京商务版仍沿用韩世山先生2005年为天津人民出版社编纂8卷《徐志摩全集》时开创的方法:拆解成文集,将徐志摩的单曲全部归类作品有散文、诗歌、小说、戏剧、书信、日记、译本七类,均按写作或出版时间先后排列;写作或发表时间不明者列于同一类别末尾;某部作品包含什么类型的选集,在标题中进行了解释。徐志摩采取这种剪辑风格,倒是挺贴切的。许志摩有很多作品(尤其是散文),是他生前没有收藏和出版的。例如,按照收藏前先收藏书籍,并在收藏外附上散文的方法,会给分卷带来一定的麻烦,导致厚薄不均。它是如此美丽。北京商务版有10册,每册的厚度大致相同。同时,采用这种风格可以清晰地呈现出徐志摩某类作品的整体创作面貌和思想风格的演变,为研究人员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二、收录最全

2015年之前,市场上出版的徐志摩全集多达十几部。但大部分都配不上真实,都是真正的全集。除了天津版,还有四个:

一个是台湾传记版。 1969年1月,台湾传记文学出版社出版《徐志摩全集》6版,张幼仪主办,徐继开负责资料搜集,蒋福昌、梁实秋主编。 2013年3月,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的6卷《徐志摩全集》根据台湾传记再版。

第二个是香港商业版。 1983年10月,商务印书馆香港分社出版了5卷《徐志摩全集》。 1992年7月,陆尧东、吴宏聪、胡从静主编、赵家碧、陈从洲、许承烈审校,四卷本《徐志摩全集·增刊》出版。 1988年1月、1994年2月,上海书店先后再版了香港商务版全集及增刊。 1995年8月,上海书店将两本书合二为一,出版了9卷《徐志摩全集》。

第三个是广西版。 1991年7月,广西民族出版社出版《徐志摩全集》5卷,赵夏秋、曾庆瑞、潘百胜合编。

第四是浙江版。 2015年2月,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了6卷《徐志摩全集》。其中,散文卷、诗卷、评论卷、书信卷、日记卷由顾永迪主编,小说和戏剧卷由顾永迪、顾谦合编。

与之前出版的五部《徐志摩全集》相比,北京商务版收录了徐志摩作品最全的版本。编辑充分吸收学术界的研究成果(包括徐志东与本人合编的《远山-徐志摩失传》),新增徐志摩失散散文、失落诗篇、失落诗篇等100余篇以天津版为基础。 , 为徐志摩的研究提供了更完整的文献资料,进一步拓展了徐志摩研究的学术空间。

三、编辑的谨慎

商务印书馆总编辑在“推荐”中表示,这部全集是韩世山先生“精心收集、严谨研究、精心编撰的高水平成果”。我认为这不是夸大其词,而是符合事实。韩世山先生将《徐志摩全集》的整理编纂视为他的“一生名山事业”,这种态度足以让人肃然起敬。在《粉丝》中,他虽然声称这部全集“不是校对版”,并尽量保留原文,但在考证、整理、批注方面,他还是下了不少功夫。例如,全集《徐志摩致万维超书信十封》、余国林主编、段怀清主编的舒心诚和中华书局(见《徐志摩致中华书局的书信》、《史料与释义》)。 ”,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 年 6 月),对于那些没有写作日期的人,做了进一步的研究。这本全集更正了徐志摩作品中明显的疏漏和错误,但依然谨慎,没有直接修改原文,而是保留了改动的痕迹。一些可疑的文字是用脚注解释的,不容易更改。某些外文名称、地名、书名、书名等,可选地用文字进行注释,可以帮助一般读者和研究人员。在标题中,特别解释了它所基于的印刷文字。尤其难能可贵的是,对别人编辑的散文集进行了统一的解释。这是对他人“入门权”的肯定和尊重,也是良好学术水准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