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集

作者冯唐译泰戈尔诗:听骚、舌吻、开裆

2021-06-27 13:01:42诗集古诗网
这突兀的句子,不是摘自哪一本网络言情小说,而是出自泰戈尔的《飞鸟集》。《飞鸟集》这本经典诗集,郑振铎、徐翰林等很多人都翻译过,但没有哪个人的译本能够惹出这样的“大麻烦”。有人说冯唐的翻译让泰戈尔变成了郭敬明,有人说冯唐的《飞鸟集》逾越了翻译的底线,甚至有人说这是诗歌翻译史上的一次恐怖袭击事件。网友这么说,希望他看过泰戈尔的原文、我的翻译以及郭敬明的文字。

泰戈尔诗集哪个版本

冯唐

泰戈尔诗集哪个版本

举报截图

“大千世界在情人面前解开裤裆,长如舌吻,纤细如诗。”

这句突兀的句子并非来自网络言情小说,而是来自泰戈尔的《明日香》。当然,在2015年7月1日之前,任何版本的明日香都没有这句话。但那天,冯唐的译本发表了。

直到最近,此翻译的差评才爆发。在豆瓣上,冯唐翻译的分数从11月底的5.2下降到了4.3。近一半网友只得了1分;郑振铎的翻译评分高达9.1。

冯唐,本名张海鹏,取自《史记》中著名典故《冯唐易老》。与90多岁的西汉大臣相比,年轻作家冯唐显然为自己的成功而自豪。北京协和医学院临床医学博士,留学美国,曾任华润医疗集团CEO。他的作品受到了广泛的关注。今年夏天,改编自他的同名小说的电影《万物生长》上映后迅速走红,6天破亿。

这一次,冯唐翻译的泰戈尔比《万物生长》更受欢迎。 《飞鸟集》这部经典诗集曾被郑振铎、许翰林等多人翻译过,但没有人的翻译能引起如此“大麻烦”。

有人说冯唐的翻译把泰戈尔变成了郭敬明。有人说冯唐的《飞鸟集》已经超越了翻译的底线。甚至有人说,这是诗歌翻译史上的一次恐怖袭击。在无数的新闻报道中,几乎没有人为这个翻译点赞,但所有的批评都是无情的。

冯唐并不在意这个。他在微信公众号上发文章批评他。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唐峰直言“郑振铎的翻译缺乏诗意”,并自信地说,“泰戈尔的英文原作和我的中文译本都在,毁坏名声就靠人了。得与失,我不怕活得好,对千夫情冷。”

其实,在冯唐之前,《飞鸟集》的汉译者包括郑振铎、卢金德、吴彦、徐翰林、白开元、卓如祯等。据信最早最著名的译本是来自郑振铎。

网友找到了泰戈尔诗的原文、郑振铎的译文和冯唐的译文进行对比。这些段落经常被引用:

泰戈尔的原诗:

这个世界对它的爱人摘下了它浩瀚的面具。

它变得像一首歌一样渺小,像一个永恒的吻。

泰戈尔诗集哪个版本_泰戈尔诗集赏析_泰戈尔诗集下载

郑振铎译:

世界向爱人摘下了它庄严的面具。

它变小了,小到一首歌,小到一个永恒的吻。

冯唐译:

大千世界在情人面前解开胯部

长如舌吻

苗条如诗

大地在草的帮助下变得好客。

地球使用绿草,

表现出她的热情好客。

冯唐译:

绿草如茵

地球变得非常讨厌

黑夜亲吻渐逝的白昼,在他耳边低语:“我是死神,你的母亲。我要给你新生。”

泰戈尔诗集赏析_泰戈尔诗集下载_泰戈尔诗集哪个版本

夜晚亲吻过去的日子,

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我死了,你妈妈。

我会给你新的生活。

冯唐译:

一天就要结束了

夜声

“我死了,

我是你妈妈,

我会给你新的生活。 "

你微笑着和我什么都没说,我觉得我已经等了很久了。

你微微一笑,

和我说的不一样,

我认为,

泰戈尔诗集哪个版本_泰戈尔诗集赏析_泰戈尔诗集下载

为此,

我已经等了很久了。

冯唐译:

你对我笑而不语

我等这句话等了几个世纪

乌云填满了河流的水杯,隐藏在远处的山丘中。

云把水倒进河里的杯子

他们自己躲在远山

冯唐译:

乌云填满了河里的那杯水

隐于远山

泰戈尔诗集哪个版本,美女,发现自己恋爱了,而不是镜中的奉承。

啊,漂亮,

找到爱的自己,

泰戈尔诗集赏析_泰戈尔诗集下载_泰戈尔诗集哪个版本

不要在镜子的奉承中寻找它。

冯唐译:

漂亮

恋爱了

不在镜子里

她忧郁的脸像夜雨一样萦绕在我的梦中。

她那张急切的脸,如夜雨,惊醒了我的梦。

冯唐译:

她期待的脸庞萦绕在我的梦中

雨落入夜城

以下是澎湃新闻记者臧继先对冯唐的采访。

记者:网友说你的翻译把泰戈尔变成郭敬明,你怎么看?在您看来,泰戈尔的风格是什么,郭敬明的风格是什么?

冯唐:我不知道这种听起来很丰富的句子实际上是什么意思。我见过泰戈尔,我翻译的风格是我理解的泰戈尔风格。没见过郭敬明,不知道郭敬明的风格。网友说,希望他看过泰戈尔的原文,我的译文和郭敬明的原文。

记者:您怎么看郑振铎等前辈对《明日香》的翻译?

泰戈尔诗集赏析_泰戈尔诗集哪个版本_泰戈尔诗集下载

冯唐:我只认真看过郑振铎翻译的《飞鸟集》。在我看来,他二十多岁的翻译基本准确、朴素、童趣、童话、小兽、花一样缺乏诗意。

记者:新京报文章提到你的翻译风格超出了翻译的底线泰戈尔诗集哪个版本,这个底线被认为是尽量保持原作风格,表达作者的意图。你同意这个底线吗?你认为你打破了这条底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