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集

张志浩:真正优秀的诗人都在努力摆脱“诗腔”

2021-06-30 15:03:12诗集古诗网
汉诗·编者的话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真正优秀的诗人都在尽力摈除“诗歌腔”——将那些自以为是诗的东西从文本中清理出去,将那些原以为无法入诗的东西尽可能地纳入进来——这样的工作是危险而又充满诱惑力的,但唯其如此,诗歌写作才是一项真正具有创造性的工作。按照废名的说法,“你是诗人你便可以写诗……,但你如不是诗人,你也便休想做诗!

诗集编者的话

中国诗·编者注

张志豪

一个

重新激活我们的内心世界,并在具体的写作过程中实现它,就是让我们笔下的每一个字都具有复活的能力。这种能力就像黑暗中的钨丝,只有丰富的情绪。唤醒它,让它发光。所谓“忽然如谜,如梦,如仆起,如病苏”(马义夫),就是说诗歌的语言必须具有洞察世界和洞察世界的力量。人心,以呼唤开始,以索取结束。好诗可以是“春雨无声润物”,也可以是“春雷打地”,但这样的“好”,如果没有作者注入的充沛生命力,就容易庸俗。

太初历的编者是谁_编者按的写作与范文_诗集编者的话

你要时刻恪守诗人的本分,专注于字里行间的能量,提炼、锻造、锻造,最终让你有一种“写作有神”的感觉。在这个动荡的时代,要求每个作家保持“精神”绝对是一种奢望;即便是部分保留,也并不容易。但如果你抓不住它,你怎么能指望你写出有洞察力的诗呢?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神秘人、梦想家、仆人、病患,将因诗再次爱上这个世界。

两个

面对当下生活的能力对于更多的作家来说可能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我曾引用多年前从一位意大利作家那里读到的一句话来谈论诗歌。这句话的意思是:诗歌是上帝应许给我们但从未实现的东西。在我看来,面对现在的生活,意味着我们必须正视这个充满普遍遗憾的人生境遇。一个不说话的神,一个健忘的神,可能是一个太忙的神。他是我们所有“信仰”的根源,也是我们所有“不信”的根源。我们所有的疑惑都来自于此。

问题是: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诗人的敏感体现在他对完美的追求上。因此,在现实生活中,诗人自然而然地扮演着启蒙者和批评家的角色。这是一个关于生活和作为人本身的问题。

太初历的编者是谁_编者按的写作与范文_诗集编者的话

诗歌创作者必须让自己的语言脱离表象的抒情情感,直奔黑暗与黑暗的境界,在那里产生光明,以达到洞察的效果。目击意味着目击,但只有目击是不够的。在见证的过程中,人与物、人之间也有相互的觉醒和确认。诗歌的发生往往发生在“看”与“说”的瞬间之间。它转瞬即逝。因此,要求诗人始终保持高度的专注。

漫不经心或倾斜只是写作中的一种语言策略。事实上,没有一首成功的诗是由一个作家在他的思想分心的情况下写成的。所有的好诗都取决于诗人的精力。它在聚合的瞬间爆发。一般来说,一首诗的情感强度越大,诗的光就越亮;否则,它会更暗。诗人依靠情感的力量来达到诗歌的极限。毕竟诗集编者的话,冲击力取决于语言的钻头。只有精准、密集的语言才能有钻石般的效果。

三个

“之所以大多数人忽略大多数诗歌,是因为大多数诗歌忽略了大多数人。”根据伊格尔顿的绕口令,诗歌之所以出现这种状态,有很多原因。是的,但是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现代人对现代诗的细读已经逐渐失去了热情,或者说找不到进入诗歌的内在通道。

像“鬼撞墙”这样的写作如今非常普遍。在不断消耗诗人自身身体的同时,也难以从外在生活中获得有效的营养。诗歌作为人性中最有活力的元素——热情——即将消失,失去了呼唤的力量,也失去了让人亲近或亲近他人的欲望。在这种情况下诗集编者的话,写作已经偏离了我们的初衷,作家也逐渐变得与表演者无异。但我始终相信,诗歌依然是一种“永恒”的艺术,诗人依然是那个用血肉之躯,历经重重阻隔,最终抵达诗歌并认同它的人。只有这样,才能彰显诗人存在的价值和真谛。

编者按的写作与范文_太初历的编者是谁_诗集编者的话

有效的写作会试图理清我们与时代和生活的关系,并在其中注入一些“无能的力量”,从而重建对生活在世上的无助感和信任感。有效的诗歌也会在这种慈悲与不证自明中充满洞察力,让无望者增加对生活的信念,使有希望者更谨慎、谦逊地走过人的境界。

要实现这一切,我们毕竟需要提醒对方:慢下来。因为缓慢是所有美诞生的前提。

四个

一个明显的事实是,真正优秀的诗人正在竭尽全力摆脱“诗歌口音”——将那些自以为是的诗从文本中清除,并尽可能多地融入他们认为不可能的东西包含在诗歌中。 ——这样的工作危险而诱人,但唯有如此,诗歌创作才是真正的创造性工作。在我看来,每个作家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语气,因为它的存在可以让人安心。这种审美惯性对于很多人来说会持续一生,对于另一些警惕的诗人来说,为了重塑自我,他会不断地反抗自己。

与其他艺术门类相比,诗歌的独特性首先体现在这个作品真正注重诗人形象的塑造。即诗人通过不断的写作,最终完成了诗人个人形象的塑造。独特、清晰、生动。费明说:“如果你是诗人,你会写诗……但如果你不是诗人,你永远不会想写诗!”这样的说法虽然刺耳、难受,但也或多或少。大地已经接近诗歌存在的本质。成为诗人意味着你必须始终忠于“语言囚徒”的身份,但你必须继续做一个“越狱者”。消除“诗”可能是我们完成逃亡的重要一步。

诗集编者的话_编者按的写作与范文_太初历的编者是谁

写作的真相是从来没有所谓的“安全”写作。只是因为懒惰和失去了勇气,我们的脸才变得模糊。

(摘自《中国诗歌》2018年卷)

诗集编者的话

张志豪,1965年生于湖北荆门,《中国诗》主编。出版诗集《赞美受苦》、《动物心》、《奔波暖》、《宽》、《欢迎来到燕子河》、《高原野花》。曾获人民文学奖、十月诗歌奖、中国文学传媒奖年度诗人、陈子昂诗歌奖、鲁迅文学奖等奖项。

张志豪的《欢迎来到燕子河》

长江文艺出版社

《中国诗歌·家乡的雨》

总编辑张志浩

长江文艺出版社

点击图片半价购买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