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集

钱长照、朱可桢、翁文浩:这首歌应该也存在于天上,所以我教飞鼓绕天

2021-07-03 02:01:11诗集古诗网
此曲也应天上有,故教飞鼓绕长空。1970年5月8日前后,钱昌照发轫此番唱和,写出歌颂卫星上天的七绝一首;竺可桢紧随其后,当天便写诗以和之;9日,竺氏再作一首,或称又唱了一首;18日,钱氏得到竺氏和、唱两诗后,19日,又续前弦,再和一首;翁氏则在得钱、竺二氏唱和四首之后,一气呵成又以二首和之。

翁文灏诗集

钱长钊本文图片均来自Unity报

1970年4月24日,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发射成功。 4月25日,新华社向世界播放了《新闻公报》。当日晚8时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连续播放卫星上传的歌曲《东方红》。喜讯传来,钱长钊、朱可桢、翁文浩三位老朋友和全国人民一样沉浸在欢乐和庆祝中。他们压抑不住激动的心情,写下思绪如喷泉,拂过风雷翁文灏诗集,纸上火箭腾空而起。三位老朋友在卫星升空之际唱响诗篇,在文坛留下一段美好的故事。

钱长钊、朱克桢、翁文浩在民国时期曾一起担任官员或从事科学事业,工作重叠较多;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们三人担任了重要的咨询和实践任务,都是对世界的重要贡献,三人的关系也比较密切。钱长照的儿子、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钱世祥教授曾回忆说:“翁叔叔和他父亲也很亲。翁经常用自己的诗来炫耀钱财。那时,他父亲最好的朋友是科学院副院长。朱克珍院长”。

三位老友的诗词演唱,除了有着相似的人生经历和共同的诗歌兴趣外,还具有一定的思想认识和诗歌创作的基础。我国卫星升空时,钱长钊还有两首诗《火箭探月》和一首诗《临江神仙·人造卫星》。早在1958年毛泽东发出“我们也要搞人造卫星”的号召时,朱克桢就写下了“祝卫星发射成功”的诗句。当年5月1日晚,朱家也登上天安门观礼。见证了首都军民为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欢呼的热情场面。五一期间,翁文浩还用《满江红》这首诗抒发了自己的情感。三位老友的诗词演唱,体现了老一代爱国知识分子,是对我国航天事业伟大成就的一种肯定,是对我国科技进步的一种赞美。他们的诗要么是抒情的,要么是富有表现力的;或现实或bixing;不管当时的具体语言是什么,就思想艺术素质而言,今天读起来同样令人兴奋。

翁文灏诗集

朱可桢

一唱一和

唱歌最早是钱长照发起的。 1970年5月8日,朱可桢在日记中记载:下午四点钟,沈星远来了,带来了钱以利的诗《唱响我国人造地球卫星的天空》,说:“精神是相互的。形成了,奇迹依旧迷人。红星一直在天上,人间充满歌声。”沉星远是钱长照的妻子,伊莉是钱长照的话。人民政权建设之初,钱长钊作为特别代表出席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钱长兆能的诗在学术界长期受到诟病。曾任中国诗歌学会会长。毛泽东曾评价钱长钊的《鲁太农》、《谏城下乡》等诗,说:“这些诗不错。”钱畅称赞卫星上天。诗歌从精神到物质,从奇迹到精灵,尤其是《绕天上红星,满世界歌》,文字通俗易懂,抒情生动,颇有当年的风采!

当日,朱可祯得到钱诗词后,写下《用钱以利卫星诗和原韵唱》:“神州创业诞生,火箭腾飞宋代,今日之歌约边境,有事。第一声。”又加云:“卫星上天,是火药点燃烟花上天后的尘埃。火药是宋代的第一发明。”其实朱可桢这里所说的就是“火箭飞”,从技术上讲,就是达到“起床”的技术指标。中国原本是火箭的故乡。中国古代科学技术为现代飞行奠定了重要基础,但今天却远远超越了先人的成就。只有这样,诗中才会有“宋朝”的叹息。朱可桢是著名的气象学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曾参与卫星项目“581”和“651”任务的规划与论证,对卫星事业颇有情怀。 1958年5月17日,就在毛泽东发出“我们也要搞人造卫星”的伟大号召后不久,6月9日,朱可桢又按着毛泽东“七吕·长征”的原韵,写了一篇诗“祝你卫星发射成功”。 ”:“呼风呼雨何其难,驾雾云已等你。三长虹追玉兔,一轮晚霞照银丸。山海奔斗牛,星辰入广寒。这里是所有人的仙境,不分白种人。告白。”这首诗“披露”了火箭升天的过程,甚至将火箭发射卫星分为三个阶段的技术方案,还收录了中国神话传说。这样优美的文章生动而生动。提神,这就是“一歌一和”。

翁文灏诗集

翁文浩

反向反转

或许卫星上天的震撼余波还没有消散,又或许我还觉得意犹未尽。 5月9日早餐后,朱可桢看着钱长钊的《唱响中国第一颗卫星上天》绝句,“因为我也想试一试。”又思索了一个多小时,将《七绝》作如下:“赤县人,染红,处处毛泽东。这歌也应在天上,所以我教飞鼓四处飞鼓。”天空。”又补充说:“近来卫星多作圆,圆柱状似腰鼓,故称飞鼓。这首诗用诗人杜甫的妙笔,意境高远。杜甫的”这首歌应该只在天上”是一首优美的器乐曲子,但今天朱可桢却说“这首歌也应该在天上”,为中国人的卫星加油。一个字的变化透露了初衷国人以民歌形式唱响的《东方红》,应该为全世界人民所听到。在第一颗人造卫星的论证过程中,中央有关部门至少提出了四项技术指导: “能上”、“接上”、“看得见”、“听得见”。中国发射的卫星发出熟悉的音乐声,比其他国家的第一颗卫星更突出中国科技的进步。只发电报ram 代码返回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