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集

翁文浩和他的古诗

2021-07-03 06:03:10诗集古诗网
年元月病逝,旧体诗的写作成为晚年翁文灏介人生活抒写心境排遣情绪的一种最重要的方式。灏归国直至他逝世,即使那些在“文革”中散失的不计入其内,翁氏所遗诗词也有近三千首,这本《翁文灏诗集》最后选了九百余首。要想酬应自有其他各种形式,不一定非得送人一首诗。回到《翁文灏诗集》。窃以为,其中最值得今人关注和玩味的还是这些旧体诗词。当选为政协委员的翁文灏写下过不少应景诗。

翁文浩和他的古诗翁文浩是1930年代“政士”中地位最高、最曲折的人:作为杰出的地质学家,翁原本是一个纯粹的学者。幸运的是,他曾登上国民政府行政院的高位,晚年从海外归来,以政协委员的身份逝世。 1956年文灏诗集,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中讨论如何团结“真诚发表意见的民主派”时,特指翁文浩,说他是“爱国的国民党军政干部”,这被认为是不可想象的。是先决定的。学者翁文浩曾在近代中国大放异彩。冶金工业出版社1989年出版了《翁文浩文选》,书中附有“翁文浩贡献全国第一”。共有11个项目:中国地质博士第一名;中国第一部《地质大讲堂》作者;第一位撰写中国矿产资源的中国学者;中国第一张全国地质图的主编;中国第一位参加国际地质会议的地质学代表学者……对于作为科学家的翁文浩来说,今天的评价已经趋于一致。尤其难得的是,他的科研组织和管理人才,长期以来都得到了固定的评价。中国现代文人学者或多或少都与政治有关。翁文浩虽然也被视为自由派知识分子,但他与丁文江这样的一群朋友不同。他不仅有很强的专业关怀,而且在我心里,我相信科学救国。因职务原因,翁文浩两次拒绝国民政府入伍。

翁文灏诗集_翁文灏_翁文灏诗集

这样一个不想当官、信科学救国的学者,最终走上政治阵线,甚至变得令人无法接受,成为了一个被世人视为腐败和腐败的政府内阁的领导人。无能。虽然他在这个政府里被称为正直能干的官员,但在一个政治不正常的地方,一个书生局总是给人一种“跳火坑”的感觉。作为近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员,回首往事,你是否也觉得有些宿命? 1948年底,国共两党的胜负已成定局。今年12月,中共公布了40多名战犯名单。此时的翁文浩不过是名副其实的政治委员,但也曾是国民政府的主席,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49年,翁文浩先到香港,后到法国。 1951年,经过精心策划,翁文浩回到北京。 “战犯”的帽子并没有阻止翁文浩从海外归来,这证明中共与翁文浩的距离至少没有广告宣传的“战犯”那么大。进入上海后,陈毅在与翁文浩的朋友交谈中提到翁石:“翁文浩是学者,不懂政治。即使他在中国,我们也不会为难他。”在翁文浩耳中,漂泊海外,心底不愿做“白花”的翁文浩,一定是有些感慨,或许促使他下定决心回国了。学者陈毅说的可能代表了很多中共要人对翁文浩的看法,但翁文浩的品牌毕竟太抢眼了。 “行政首长”“战犯”等外在的东西,毕竟还不够安静。消化,翁文浩还需要努力,才能融入这片几乎完全陌生的土壤。

翁文灏诗集_翁文灏_翁文灏诗集

等着这位前国民政府主席,首先是如何表达他与过去决裂的立场。这个过程可以称为一波三折。早在他滞留海外只想回国的时候,中共就说可以回国,但回国前要写忏悔信,发表。有“江主席”“元宋行政长官”之类的字眼,连中间沟通的人都不敢拿出来。好在周恩来同意他可以先回国,把忏悔的事情暂时搁置一旁。但一旦翁文浩落户北京,如何理解罪恶的过去并与之决裂,仍然是一个无法逃避的大问题。面对这个问题,翁文浩最大的难关就是“要划清界线,要谴责蒋介石反动集团”。像翁文浩的教育背景和诚实的本性一样,君子永远不会发出坏的声音,更何况是一个已经相识相识的老夫子?他责备自己很容易,但责备别人却是极其困难的。回国之初,如何做这篇忏悔文,是他最主要也是最头疼的工作。他没想到一篇文章写得这么难,一个大事故,“真悲哀”(见李学通《进士进政》)。忏悔书上来,等待正式结论。在这不安的日子里,他写了几首古诗。 1952年,几经波折,翁文浩被选为第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他到各地考察政协委员的主要工作和生活。创作的数量更是丰富。直到 1971 年 1 月病逝,写古诗成为翁文浩晚年抒发情绪、疏解情绪的最重要方式。

翁文灏_翁文灏诗集_翁文灏诗集

幸运的是,这些古诗后来得到了公开发表的机会。手头的《翁文浩诗集》是1999年浩回国至逝世时统一出版社出版的。即使不计算在“文革”中丧生的人,翁家留下的诗篇也有近3000首。最终选出了九百多首诗。我常常觉得,现代人的古诗集不能单单以审美价值来衡量,其真正的价值往往在诗歌之外。一言以蔽之,用诗来承载历史,诗中有历史,更能启迪后人。诗的历史虽然早就被陈说,但现代人的诗在这里特别合适。原因也很简单。从李杜到王时珍,诗歌不仅是抒情的载体,也是回报的工具。它在社会上变得过于流行,诗歌的功能变得混乱,导致了两个后果,一是作者可能并不总是有意通过诗歌和陶器来写出自己的真实气质。二是当这首诗过于流行时,不容易隐藏诗人强烈的个人感情,很容易被谴责以诗留存历史。心甘情愿。到了现代,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个人写的诗,往往只在一两个朋友之间流传。诗歌成为了小众游戏,诗歌的功能也开始回归本色。如果你想以其他各种形式奖励自己,你不必给某人一首诗。我们需要真正体会前圣人的心境和情感。玩他的古诗,真是一条捷径。比如,要想走进陈寅恪这样的文人脑中,就必须读一读他的古诗。陈寅恪的“这个”就在那里。非常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