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集

鲁迅的《野草》能否确定为爱情散文诗集?

2021-07-05 19:00:55诗集古诗网
《野草》能确证是爱情散文诗集吗?”这就是以一种现代人的心理去揣摩一个出生在清末的鲁迅的“妄测”的表现了,似乎在写作《野草》这部爱情散文诗(姑且这么认为)时,在鲁迅的生活中没有其他,只有许广平和爱情了。我们知道,《野草》是散文诗,而不是自传之类的纪实的作品,我们不能把作品里的一切意象来据《两地书》和《鲁迅日记》加以佐证,我们不能据此就认定《野草》就是鲁迅当时生活情形的对应。

野草》能证明是爱情散文诗集吗?

——《鲁迅:爱的证词——破译世纪之谜》讨论小结

鲁迅无疑是新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作家,因此他无疑是生前获得最多评论的; 《杂草》是学术界公认的复杂难懂的散文诗集。在中国人民大学“现当代前沿问题研究”中,李进先生选取了自2000年以来最近出版的几本关于“杂草”的研究专着:孙玉石《现实与哲学——鲁迅》野草《再解读》、加拿大学者李天明的《难以言说的困境——探寻鲁迅野草之谜》、胡银强的《鲁迅:爱情的见证——解码世纪之谜》(以下简称《爱情见证》) ,并与同学们就“杂草”的收藏进行了深入探讨。

其中,胡银强完全从爱的角度诠释了《杂草》,引起了同学们的极大兴趣。老师和同学们就《杂草》的内容、写作风格和叙事技巧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对《杂草》以往学术研究的反思和自己对《杂草》的看法,都得到了一些颇为新鲜的感悟。

一、“爱的见证”与伟大有关

先生陈丹青在鲁迅纪念馆发表演讲,题目是《笑谈先生》。他“私下谈过鲁迅先生”,并表示“关于鲁迅先生的两个个人看法——他长得好看,他很有趣”。这与我们之前看到的鲁迅先生严肃、尖刻的形象不同。 “不过,鲁迅先生的文章和思想早就被套牢了,让我插手吧,又不是好玩的了。”胡兰诚接着说,后来研究鲁迅的人“都查过鲁迅的思想了。”照鲁迅的著作,一整天,我也觉得是中肯的。”就这样,鲁迅先生被万民除名,敬仰的祭坛重回人间,让普通人有了与“先生”对话的可能。

《爱的见证》就像是与鲁迅的“人间对话”。起初,大部分学生认为《爱的见证》这个话题是为了吸引眼球,追求轰动效应。不乏商业出版物的噱头。但仔细阅读后,我发现胡银强本人非常小心地将这本书作为防滴论(不管实际效果如何)来操作。大多数学生认为本书最精彩的部分是引言,这触动了学生心中可能没有机会表达的疑惑,为《杂草》的学习渗透了一股清新自由的空气。作者在介绍中提出了很多有力的问题。例如,在引用“新青年”组从“带”到最后解散期间鲁迅创作的大量作品后,作者说:“事实有力地说明”鲁迅并没有在“新青年”团体酝酿“解散”之际,犹豫或郁闷。 “新青年”团完成了分裂和散播的全过程。鲁迅没有犹豫,也没有沮丧,而是更加坚定地沿着自己选择的道路继续前行。往前看,至少小说的创作会越来越好。但现在——1924年,分裂消散的事实已经过去了三四年,鲁迅因此而犹豫和沮丧,这是不合理的。 “这种质疑是有力量的,它让我们重新思考鲁迅对他创作《杂草》的解读——“新青年”群体郁闷创作的表现。”不仅如此,作者还继续追问: “要弄清楚为什么鲁迅在《流浪》时期的犹豫和沮丧,首先要弄清楚,鲁迅在《流浪》时期的犹豫和沮丧在哪里?”作者由此出发,找到了依据。小说的核心是爱情,而爱情所产生的压抑,促成了鲁迅创作《杂草》。至此,我们都为作者打破常规的能力和提问的方式惊叹不已。作者说: “为什么鲁迅心灵中的这种压抑和犹豫的情绪波动只发生在1924年9月到1926年之间?四月,但不是在其他年份和月份?”

在总结中散文诗集鲁迅,李进先生也肯定了《爱的见证》的启蒙意义:在《野草英译序言》中,鲁迅说“野草”大概是随时有一个小小的想法,因为当时很难直接说出来。 所以有时措辞很模糊”。大家要注意“当时”这个词,意思是现在可以直说。那又是什么呢?有可能与徐光平的爱情从暗到亮联系起来当然,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鲁迅的《野草》中的第一部作品《秋夜》写于1924年9月15日,而徐光平给鲁迅的第一封信是1925年3月11日。同一天,鲁迅创作了11部《杂草》,几乎一半的作品都没有收到徐光平传达爱意信息的信件,这封信也没有刺穿两人之间的窗户。如果鲁迅有的话在此之前就已经感受到了徐光平的爱,并引发了一系列的情感和创作活动,只能归结于神秘的第六感。这并不是否认这种可能性,因为徐光平在信中敢于猛烈表白: “先生。希望包括他作为向导,引导时间和地点的界限!”(恐怕只能获得特殊地位。时间和地点的界限)甚至喊道:“虽然每周教学一小时可以提神醒脑,但很危险!先生!你有没有想过救人一命,赢得七级佛陀‘什么?先生!虽然你一如既往的果断,但我现在希望你能稍微放松一下你的果断心态。如果你能拯救一个灵魂,你可以先拯救一个!先生!他是多么着急啊!由此看来,徐广平这个“刚硬”的徐广平,是不是在急切地等着鲁迅接受自己的爱呢?更明确的是,这两段在《两地之书》发表时,前者被修改,后者被删除。这不是压倒性的努力吗?可见,虽然是第一封信,但在写信之前,他们之间的感情应该就已经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