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集

南方工学院校园里的一朵二月兰花——金旭兰《导读》的感想

2021-07-08 15:01:16诗集古诗网
阳春三月的某个上午,化工学院的金序兰老师到我的办公室,专门为我送来他出版不久的《指南集》。遥向浙乡,追思古人之境界,倘以此揣度《指南集》之名的源头,我觉得倒也顺乎其意。金序兰的书画,以诗入画,读画成诗,诗画两相益彰。我于印刻十分茫然,只能免开尊口,而于古体诗虽是略通,但限于篇幅,无法赘言,正值校园内水杉林中,二月兰花开正盛,兹录其一首《与俞律李玉琴冯亦同先生赏二月兰》在此:

阳春三月的一个早晨,化工学院的金旭兰先生来到我的办公室,把他最近出版的《指南集》寄给了我。一方面,我很感动,另一方面,我真的为他感到高兴。当然,他可能不知道的是兰亭序序诗集,在我的感动和喜悦之下兰亭序序诗集,也有一种愧疚:在他的第一部诗集《光绪诗草》出版之前,金先生就拥有了这一切。手稿交给我了,我希望我能为它的出版写一个序言。我同意了,也花时间把所有的诗都看完了,但是因为我当时在房管部门工作,写了很久没有完成的序言,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子弹并羞愧地将手稿寄回给他。 ,借口太忙别耽误其出版。现在他的作品又成系列了,一直在努力,终于有所收获,还是两手空空,面对金旭兰老师,我怎么不丢人?

兰亭序序诗集_圣俞诗集·序_诗集序姚鼐

《指南》是迄今为止我读过的最特别的私人作品集。至少有两个特殊功能。诗书画合为一卷,相互对立,此为其中一卷。诗都是手写的,就像一卷书卷,可以算作第二。拿在手上,第一个想到的是“曲水流”图——东晋永和九年,农历3月3日,王羲之请当地名流举办绍兴郊外兰亭的一场宴会。宴席采用“游水流”法:将酒杯放在弯弯曲曲的流水上,任其漂流,在酒杯流至身边前作诗,未完成者须从酒杯中取一杯酒。浇水并惩罚自己。此次宴席上所写的诗,后来被编成一卷,名为《兰亭记》。王羲之在卷首作序。这就是被后人誉为天下第一行的《兰亭记序》。金老师的《兰序》的名字来源于王羲之的《兰亭序》。看他的名字,他致力于诗书画的艺术追求,充满了古代文士的风采。远赴浙乡,追忆古人境界,若以此来揣摩“导书”之名的由来,我想应该是这个意思。

圣俞诗集·序_兰亭序序诗集_诗集序姚鼐

其实我对书画真的不是很懂。说嫉妒多于欣赏并不虚伪。金旭兰的书画以诗为画,以画为诗。看他的书画,我可以肯定,因为他没有老师,他失去了很多刻板印象,才华横溢,逍遥自在,是一个天生的家庭。就书而言,它不同于一般书法家的笔法,立而行,或拖或跳而无笔画,而是气势相通,神韵灵动,自成一体。 就绘画而言,要么是三、二笔疏,一点点淡墨变成松竹桃莲,要么是侧笔三五笔,孤舟海鸥成为写意江南工笔。然而,他的刻画诗将诗运用到画中,往往不是在画的左边或右边,而是在画的上方。更令人称奇的是文君鼎的诗《归来》的画面,画面中间从右向左,或一二三五字随画势而动,使画面更生动有趣。

圣俞诗集·序_诗集序姚鼐_兰亭序序诗集

我对雕刻很茫然,所以只能避免开口。于古体诗虽然有些耳熟,但篇幅有限,我也说不上来。它在校园内的水杉林中,二月兰花盛开。我来录一首《与陆、李玉琴、冯一桐的二月兰赏》在这里:

抚琴韵律远,林山繁茂;

兰亭序序诗集_诗集序姚鼐_圣俞诗集·序

来音二月兰也和六七一样。

南京几位地方名家的名字,都被金旭兰巧妙地写成了诗。我想象文人雅士林在花前弹琴,在花前吟唱。怎么能不像刘淇那样工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