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集

阅读泰戈尔诗歌,分析总结泰戈尔诗歌的语言特点

2021-07-09 15:02:31诗集古诗网
象征手法是泰戈尔英译本的艺术特点之一。诗人翻译时未作背景介绍。泰戈尔把他的作品译成英文时,充分考虑了西方读者的审美需求。”这首诗的孟加拉语原作是《祭品集》第72首。泰戈尔的成功经验告诉我们:诗歌最好由诗人本人翻译。译者若不是诗人,起码也应知晓并能运用诗歌技巧。这或许就是泰戈尔英译本为有志于把中国文学作品推向世界的我国译者提供的有益启示。

泰戈尔的英译中随处可见拟人化。诗人赋予四季、时辰、日月星辰、神灵、动物、花木、抽象概念以人性,形成寓言的艺术氛围。例如《吉檀迦利》中:“今天,夏天来到我的窗前,气喘吁吁。” (No. 5) “我的歌舍弃了她所有的首饰,她没有装束的狂妄。” No. 7)诗人通过宇宙万物之口来表达自己的人生经历和情感。

诗人善于将主观情感渗透到具体的意象中,形成独特的感伤意象。如《吉檀迦利》的第一首歌,“你一再清空我的心杯,一次又一次地充满新的生命。”心杯形象采用印度传统美学铸造,生动诠释了灵魂与生命的内在联系。 《渡轮集》第六首歌中,“爱之光”的形象展示了爱的伟大功能,体现了诗人用爱改造世界、完善世界的人生追求。

象征主义是泰戈尔英译的艺术特色之一。 《游思记》第一部第十七部是一首典型的象征诗。小岛、庄稼、大河、木船、村女,是人类栖息地、人生成就、岁月之河、时光之舟、驾着时光之舟的神明的象征。每个人一生的成就、痛苦和喜悦、奉献的爱,都可以装载在时间的船上,代代相传。但是,时间之船上的任何人都没有“立足点”。每个人都不可避免地被岁月抛弃,很快消失在遗忘的深渊中。

对比泰戈尔的孟加拉诗英译本与原文,不难发现,诗人并没有逐字逐句地翻译,而是进行了大幅度的改写。与原文相比,这首诗的英译篇幅缩短了。 《采果集》第45至48首是哀悼诗集。原作是一首十四行诗,以纪念诗人的妻子穆里纳里尼。全诗充满了悲伤。诗人在翻译时没有作背景介绍。第48首歌:“女人,把美丽和清洁还给我孤独的生活,就像你活着的时候把它们带到我家/清理尘土飞扬的时间碎片泰戈尔诗集分析,把空罐子装满水,恢复曾经的一切忽略/然后,打开神殿内的门,点上蜡烛,让我们静静地在大神面前相会。”

原作中的“心爱的妻子”在翻译中改为“女人”。翻译中没有悲伤,可以理解为告别后重逢的喜悦。这种灵活的变化,虽然在内容上与原作略有脱节,但却扩展了诗的容量,给读者留下了巨大的再创造空间,从而增加了诗的内涵。

泰戈尔在将自己的作品翻译成英文时,充分考虑了西方读者的审美需求。

泰戈尔信奉佛教,佛教经典都是经典奥义,创世神“梵天”是唯一的真神。西方人信仰的梵文和基督教是完全不同的宗教体系,“梵”和“神”也是完全不同的宗教概念。原作中的“梵天”本应直译为梵天,而诗人却将其译为主或神。只为印度人所知的“梵天”已成为西方读者耳熟能详的“神”。

在英译诗中,泰戈尔对一些印度专有名词进行了技术处理。比如《园丁集》的第78首歌曲。原著中,中青年农夫给他的水牛起名叫“布图”。诗人翻译的时候,改成了我的宝贝(我的宝贝),让读者感觉很亲切。 《采果集》第25首曲子:“黎明未至,长夜之龙仍以阴冷的身躯盘旋于天际,晨鸟何处寻觅黎明的歌词?”原著系列《祭祀集》第一首诗中,诗人将《长夜之蟒》译为原著中的“长夜之龙”,以免引起读者反感。

英文版泰戈尔冲淡个性,强化共性;它淡化了国籍并加强了世界性。例如《吉檀迦利》第35首曲子:“那里,心无畏,昂首;那里,知识自由;那里,世界不被小内屋的院墙分割;那里,话出自真理的深处;那里,不倦的斗争伸开双臂走向圆满;那里,理性的泉源不会在死习的沙漠中枯竭;那里泰戈尔诗集分析,灵魂被你引导,走向思想和行为的开阔——步入自由的乐园,父亲,让我的祖国觉醒吧!”这首诗的孟加拉语原文是《祭祀集》第72首。原著中,诗人祈求大神猛烈抨击殖民统治下的“印度”,使其如译文所说的那样美丽。在英文翻译中,“印度”可以翻译成“我的祖国”。这种晦涩难懂的处理方式,使诗歌跳出国界,具有世界普遍性。

作为杰出的诗人,泰戈尔基于对西方文化传统和审美情趣的深刻理解,巧妙地运用诗歌技巧将其原作再造,并提炼成一部融合哲学、充满美感的杰作。 ,赢得了国外读者的广泛认可,为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开辟了道路。

泰戈尔的成功经验告诉我们:诗歌最好由诗人自己翻译。如果译者不是诗人,至少他应该知道并能够运用诗歌技巧。翻译不应该拘泥于“sinda”,而应该尝试“likeness”而不是“likeness”。无论你是诗人还是其他翻译家,都应该全面了解读者所在国家的文化传统和语言叙事方法。词句选择符合读者审美习惯,译文能被读者接受。

这可能是泰戈尔英译为有意将中国文学作品推向世界的中国译者提供的有益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