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集

翁文浩-个人诗篇

2021-07-10 20:01:20诗集古诗网
《翁文灏诗集》是团结出版社于1999年6月出版的,据整理者、翁氏之子翁心钧所作的“前言”,从1951年翁文灏归国直至他逝世,即使那些在“文革”中散失的不计入其内,翁氏所遗诗词也有近三千首,这本《翁文灏诗集》最后选了九百余首。回到《翁文灏诗集》。

相关代表作翁文浩是1930年代“士人”中官位最高、经历最曲折的人:作为一名杰出的地质学家,翁文浩原本是纯学者,总是幸运。然而,他曾登上国民政府执行主席的高位,晚年从海外归来,担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委员。 1956年,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中讨论如何团结“善意给我们意见的民主派”时,特指翁文浩,说他是“爱国的国民党军政干部”,这被认为是不可想象的。是先决定的。学者翁文浩曾在近代中国大放异彩。冶金工业出版社1989年出版了《翁文浩文选》,书中附有“翁文浩的贡献在我国排名第一”。共有11个项目:中国地质博士第一名;中国第一部《地质大讲堂》作者;第一位撰写中国矿产资源的中国学者;中国第一张全国地质图的主编;第一位参加国际地质会议的中国地质代表学者……对翁文浩作为科学家的评价,现在已经达到了同等水平。尤其难得的是,他在科研组织和管理方面的能力,也早已得到评价。中国现代文人学者或多或少都与政治有关。翁文浩虽然也被视为自由派知识分子,但他与丁文江这样的一群朋友不同。他不仅有很强的专业关怀,而且在我心里,我相信科学救国。翁文浩因职务原因两次拒绝国民政府入伍。这样一个对做官不感兴趣、信科学救国的学者,最终走上了政治阵线,甚至变得让人无法接受,成为了一个被世人视为腐败无能的政府内阁中的头号牌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虽然他在这个政府里被称为正直和能干的官员,但在一个政治不上轨道的地方,一个学者的进入总是给人一种“跳入火坑”的感觉。作为中国近代知识分子的一员,回首过去,你可能会有点宿命论吧? 1948年底,国共大战已成定局。今年12月,中共公布了四十多名战犯名单。此时的翁文浩不过是名副其实的政治委员,但也曾是国民政府的主席,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49年,翁文浩先到香港,后到法国。 1951年3月,经过精心策划,翁文浩回到北京。 “战犯”帽子并没有阻止翁文浩从海外归来,这证明中共与翁文浩的距离至少没有宣传的“战犯”一词那么大。进入上海后,陈毅在与翁文浩的朋友交谈中提到翁石:“翁文浩是学者,不懂政治。即使他在中国,我们也不会为难他。”在翁文浩耳中,漂泊海外,心底不愿做“白花”的翁文浩,一定是有些感慨,或许促使他下定决心回国了。学者陈毅说的可能代表了很多中共要人对翁文浩的看法,但翁文浩的品牌毕竟太抢眼了。 “行政院院长”“战犯”这些外在的东西,终究是不好的。消化,翁文浩还需要努力融入这片几乎完全陌生的土壤。等待国民政府前总统的,是如何宣布与过去决裂。

这个过程堪称一波三折。早在他滞留海外只想回国的时候,中共就说他可以回国,但回国前要写忏悔信并发表。还有“江主席”“元宋行政长官”之类的字眼,连中间沟通的人都不敢拿出来。好在周恩来同意他可以先回国,把忏悔的事情暂时搁置一旁。但一旦翁文浩落户北京,如何理解罪恶的过去并与之决裂,仍然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重大问题。面对这个问题,翁文浩最大的难关就是“划清界线,谴责蒋介石反动集团”。像翁文浩这样有教养、天性耿直的君子,绝不会发出任何恶毒的声音,更何况是有心认识他的老夫子?他责备自己很容易,但责备别人却是极其困难的。回国之初,如何做好这篇忏悔大文,是他最主要也是最头疼的工作。他没想到一篇文章写得这么难,一个大事故,“真悲哀”(见李学桐《政客》)。忏悔书已经出来,等待正式结论。在这不安的日子里,他写了几首古诗。 1952年,几经波折,翁文浩被选为第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他到各地考察政协委员的主要工作和生活内容。他在业余时间很忙。这段时间,翁文浩看着顾平的生平,古诗词。创作的数量更是丰富。直到 1971 年 1 月病逝,写古诗成为翁文浩晚年介入生活、抒发情绪、驱散情绪的最重要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