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集

辛波斯卡:一切都像谜一样寂静

2021-07-11 11:03:07诗集古诗网
我选的是辛波斯卡的《万物静默如迷》。隔海收到《万物静默如谜:辛波斯卡诗选》一书时,我有双重惊讶。问:《万物静默如谜》收入了75首诗歌,其中有15首是今年新译的,这个过程顺利吗?问:宝瓶文化出版的《辛波丝卡》一书在台湾销售如何?陈黎:先前大陆也出版过其他人译的辛波斯卡诗选,且不只一种,《万物静默如谜》一书何以一出即广受欢迎,除了出版社制作、营销的用心外,辛波斯卡诗作本身的魅力当然是主因。

《一切都像谜一样寂静》意外入选深圳读书月“年度十大好书”之一。编辑部计划为每本书写一本传记,讲述它的过去和现在。我选择了辛波斯卡的《万物寂静如谜》。感谢本书的翻译者和台湾诗人陈力不便的手部动作。他还是接受了我的采访。为了表达的准确性,他放弃了电话采访,而更喜欢书面回答。这个问题独立回答没有问题。但是,仅限于整套报告的要求。对话体不能直接使用,暂时放在这里。

问:你和辛波斯卡有交集吗?

陈丽:我没见过辛波斯卡。虽然她读了很多书,但她应该是一个不喜欢热闹和社交的人。在得知自己获得了诺贝尔奖后,她说她想创造一个替身,帮助她去瑞典领奖。对这样的诗人来说,在诗中遇见,或者在诗中翻译,是最好的遇见。

问:您第一次开始翻译辛波斯卡的诗歌是在哪一年?

陈丽:我第一次看到辛波斯卡的诗是在1980年诺贝尔奖获得者、波兰诗人米洛什的英译本,以及1965年版《波兰战后诗歌》的第一版。米洛什选择了她的一首诗,称她的诗“机智、大胆、色彩丰富,但往往过于喜欢使用比喻”。他认为这是她的强项和弱项。 (我自己似乎是一个追求“机智、大胆、多彩,但往往太喜欢用比喻”的诗人。) 米洛什在 1983 年第三版中修正了他对辛波斯卡的看法,承认了他的先入之见 部分地,他增加了八首诗。

1990年代初,我买了一本普林斯顿大学1981年出版的辛波斯卡的《声音、情感、思想》。波兰原诗与英译本进行了对比,共收集了70首诗。在您的空闲时间阅读它,并在您的计算机中留下一些草书翻译。 1994年4月,我“写”了一首诗《回家-跟随辛波丝卡》(在我的诗集《岛的边缘》中):“他回家了。他没有说一句话。/面对他的墙,面对他的/除湿机。显然,他遇到了/不愉快的事情——不愉快的,/在他日常生活的某个时刻,并且/不想把它带回家。/他躺在他的衣服里,背对着隔间 妻子和女儿的/谈话。黑暗如毯子/把他的头藏起来。/四十多岁了。他经历了一些世界事件/已经获得了一些声誉。但此刻/他更像是一个期待回归的逃亡者”他妈妈的身体。明天。他还要上大学/谈论梦想和现实。但此刻/他在夜里蜷缩着,睡得像个婴儿。“这首诗几乎是辛博斯卡1972年的诗《Powroty》(“回家”)的中文版。当时我遇到了一些困难,我很困惑。碰巧又读了她的诗集辛波丝卡原版诗集,读了第一句这首诗的“他回家了,一句话也没说。”我震惊了,觉得她真的把这些话写在了我的心里。中间,“他四十上下”这句话感觉更奇怪了,因为当时我四十岁,我觉得黑暗中有一股力量,让她的诗里的生活一直适合我的生活,所以我大胆地“部分翻译,一半写”了这首歌“去家”无耻。这是我发表的她诗的第一个“半”译本。

1996 年 10 月,也就是诺贝尔文学奖宣布前一周,我一直在读她的诗并翻译她的诗。我有预感她会中奖,果然如愿以偿,所以我及时在台湾报纸上发表了译诗。她还搜索了自己的其他诗集,继续和张芬玲一起翻译,并在网上找了资料,最后变成了繁体中文版的《新伯斯卡诗》(1998).

问:你是直接从波兰语翻译成中文吗?

陈丽:虽然我对波兰语并不熟悉,但本书中的大部分译诗都是根据波兰语原诗改编的。简体中文版的出版商通过英文译本的出版商获得辛波斯卡本诗选的版权,但我们的中文翻译并非基于特定的英文译本。

过去几十年通过原始录音听西方歌剧和艺术歌曲的经历对我的翻译很有帮助。这些唱片附有原歌词和两三个翻译。聆听时,可以逐字对照歌手演唱的原文,同时瞄准翻译,捕捉其含义。反反复复,体会特别深。我用意大利语、德语和法语翻译了很多歌曲、咏叹调和诗歌。它们都是以原文为基础的。我参考手上的词典,各种语言的译文,翻译引擎和网上的相关资料,逐字逐句地思考和考虑。用意义和诗意制作。

辛波斯卡的诗歌翻译也是基于这种精神,与原文对应,指向诗人本意。我不反对埃兹拉庞德的“现场翻译”或“音乐翻译”。但我更喜欢直译。译者不应是试图美化或改变原作外观的美容师和造型师。他应该尽量保持原作的精神,不加油不加醋,不粉饰、稀释、浓缩,让作品自己说话。这个人不应该说太多和干扰。

我经常在网上看到有人把我们的中文翻译和他们找到的英文翻译放在一起,批评我们对原文(英文)诗不忠。我觉得很有趣。他们认为辛波斯卡用英语写诗。当葛海收到《万物寂静如谜:辛波斯卡诗选》一书时,我又惊又喜。一个是我很高兴看到这本书的编排和印刷干净而慷慨;另一个是我们中文翻译的某些部分已被简体版的出版商更改,恕不另行通知。在过去的 30 年里,我和张芬玲共编写和翻译了 50 多本书。严谨的写作态度得到了台湾各方的肯定。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我尊重简化版的出版商和编辑的考虑,根据当地语言习惯适当调整翻译。我也愿意听取各种意见和建议。但是,在将“传统”变为“简化”的过程中,如果我们简化和片面地基于某种英语对原中文译文的修改,可能会破坏辛波斯卡原诗的张力、韵律和美感,以及我们认为如此刻苦追求的诗意艺术。幸运的是,这样的“评论”和“批评”只出现在少数地方。 我们希望以后这本书出版时,有机会再调整回来。

问:《一切静如谜》共收录75首诗,其中15首是今年新译的。过程是否顺利?

陈丽:桂冠版绝版后,2011年4月,台湾宝瓶文化公司出版了更新版的《辛博斯卡》诗,共60首。 《万物寂静如谜:辛波斯卡诗选》的简化版是横向排列,所以我希望能把更多的诗歌翻译成书。这个过程有点难,因为我今年年初就不能用电脑了。我首先挑选了 20 首我们以前没有翻译过的辛波斯卡诗。和张芬岭阅读讨论后,先把译文打出来,再讨论修改。由于我的脾气急躁,加上张芬玲对我在电脑上的工作方式不熟悉,有一天她打开电脑,在网上搜索资料,开始琢磨和追寻波兰语的本意。导致她的手部疾病恶化。我们最终从新译的20首诗中选出了15首读者能够理解和喜欢的诗,完成了辛波斯卡诗选的最新版本。

问:Aquarius Culture 出版的《Simboska》在台湾的销售情况如何?

陈丽:桂冠版《辛波斯卡诗选》十年销量超过一万册,被认为是台湾书市最畅销、影响力的诗集。水瓶座文化版的《辛博斯卡》诗集截至今年10月,一年半的时间已售出约8000册,堪称畅销书。

问:《万物寂静如谜》一书在中国大陆的印刷量已达5万册。估计这个数字会被打破。作为诗集,这个数字非常可观。除了出版商的强劲销量,您认为,辛波斯卡诗歌的主要魅力是什么?

陈丽:以前大陆也出版过别人翻译的辛波斯卡诗选,而且不止一种。为什么《一切都像谜一样安静》一书一出版就这么火爆,除了出版商的制作和营销意图之外,辛波斯卡诗歌的魅力当然是主要原因。辛波斯卡的诗一点也不晦涩。 1976 年,她的诗集《A Huge Number》的前 10,000 册在一周内在波兰售罄。她的诗歌轻松、幽默、诙谐,充满了有趣的词来处理严肃而重要的主题。她从日常生活中不起眼的事物中挖掘出无与伦比的创造力,构建出独特的观看方式。对于过去一段时间被意识形态束缚的大陆读者来说,这样的诗应该是新鲜的。另外,我觉得我跟张芬玲的中文翻译和导读也有一点小功劳。翻译诗歌和翻译小说不一样,几乎不一样。在翻译这些诗歌时,我们仔细斟酌每一个字辛波丝卡原版诗集,力求完美。作为一个写诗30多年、出版诗集12本的诗人,希望我们的波兰诗中文译作也能成为新鲜、耐人寻味的中国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