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集

艾青“散文两首”赏析_【艾青诗】_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2021-07-11 12:02:10诗集古诗网
这两篇散文诗,已出版的几本艾青评传没有论及,有关艾青著作的年表未曾收录,专门论述艾青狱中诗作的文章也付阙如,就是专收艾青集外之作的《落叶集》一书也将这两片叶子失落了。艾青的这两篇同样写在狱中的散文诗,大约也是经庄启东先生之手,刊登在他刚刚接编的刊物上。两篇散文诗都抒写自己的诗歌观念:一个伟大或成熟的诗人必须要有自己的艺术个一性一*。两篇散文诗表达的是诗歌观念,却没有陷入观念式的表述。

海员的烟斗

如果我画 Whitman 或 Maiakowski,我必须在他们宽阔的嘴唇上加上一个海员的烟斗——无论他在他死前是否有一个海员的烟斗。

那一定很酷:在临街的办公室大窗户里,或在群众聚集的地方艾青的作品 散文诗,或在演讲台的口中,或在咖啡厅……

或者在船的甲板上,一个巨大的远行欢乐身影高高耸立,双臂交叉在胸前,衬衫要解开……海面上刮着大风。

在平原遇上风暴前,浓密的头发像小麦的波浪一样起伏,凝视着远方......

天底下一片寂静……

烟斗冒出白烟,随波逐流……

一件事情必须属于一个有相同情感的人。

为了相聚,朗诵的嘴巴张得像海一样,我想在他们的肖像中加入这种世界性的情感标志,它的白烟像最新鲜的诗句海员的烟斗一样流向世界。

1933 年秋

----------------------------------------------- --

灰色*鹅绒裤

我好像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就穿了这条裤子......

那是一只诡异的灰色*,轻盈,柔和*……就是这样,你会想起一双眼睛,一双被热情折磨的温柔**,轻盈,灰色*的眼睛。

当人们遇到我时,人们的目光都集中在裤子上。所以,我知道这条裤子对人来说是陌生的——就像遥远的,遥远的风,从天而降,像回忆一样。

今天外面的风是无方向的……

我一年四季都戴着它...

它逗我几个不想躲着我的朋友,它说我的无声的话,它在地图上为我画了几条同色*的线......

它的每一道条纹都映照着:我走不完的街道,浓雾中的早晨,漫无目的地去一个地方的早晨……

每一处都有来自码头、车站和我去过的所有地方的灰尘气味。

所以,在人们不熟悉的日子里,我一个一个地喜欢它。

对我来说真是太好了,因为所有颜色*都是同一种颜色*;这是我的颜色*!光线,飘忽不定,如此粗心......

我走路...

似乎在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我已经穿过了这些:灰色*,轻盈,柔软*,长裤如天上的云彩没有太阳绒裤......

那么,你不认识我了吗……?

----------------------------------------------- -----------

被遗忘的歌

我什至读了《新玉林》杂志,无意中读到了艾青的两首散文诗:《海员的烟斗》和《灰*鹅绒裤》。我不禁感到欣喜若狂。这是被遗忘的歌曲!被研究者甚至诗人自己遗忘的酒吧里的歌声!我已经忘记五十多年了!

出版的《艾青批评家传》中没有提到这两首散文诗,也没有收录艾青作品的年表。专门写艾青狱中诗的文章也没有。它们是从艾青的作品中独家收藏的。 《落叶集》一书也丢失了这两片叶子。今天捡起来献给读者,自然不仅仅是为了弥补过失。我喜欢这两片叶子,它们有自己的艺术价值。

《海员的烟斗》和《灰*鹅绒裤》分别由埃加和艾青署名,发表于1934年10月5日出版的《新玉林》第五期。本期,原总编辑徐茂勇发布公告:“我因故没有编辑《新宇林》。从第五期开始,光华书局聘请了庄启东先生等组织成员” 辛玉林任主编,交存稿件已全部转交给亦庄先生,如有进一步查询,请直接咨询庄先生。庄启东先生是《春意光》杂志社主编,首次在本刊发表。我在狱中写了艾青的《大雁河——我的保姆》等诗。艾青的两首散文诗,分别是也是在狱中写的,大概也是庄启东先生写的,发表在他刚接手的杂志上。我觉得这是一件很自然也很令人钦佩的事情。

突如其来的牢狱生活,迫使艾青从绘画进入诗的国度。他演奏了从欧罗巴带回来的五颜六色的*芦笛。他用诗来议论指责、思索追忆、想象追寻。而且,在艾青看来,诗比只能描绘固定事物的绘画更适合书写“流动和变化”的内心情感和思想。这包括现实、生活、个人和艺术本身。两首散文诗《海员的烟斗》和《灰*鹅绒裤》是狱中诗人对诗歌的思索之果,优美动听,值得细细咀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