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集

老木与《新诗潮诗集》

2021-07-16 05:02:27诗集古诗网
《新诗潮诗集》书影(来自网络):关于老木和《新诗潮诗集》,网络上有如下一些资料:《新诗潮诗集》的编选者是老木,出版者为“北京大学五四文学社未名湖丛书编委会”。《新诗潮诗集》的具体印数不得而知。北大在运动中又一次占了鳌头,老木在编选《新诗潮诗选》时,也说不得要近水楼台,多选一些北大的诗歌。

在北岛《失败之书》的“巴黎故事”一文中,提到了一个人:

M从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后被分配到区党校,后调到编辑部任编辑。 1984年编着内读《新诗诗选》。这套书的出版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紧接着,“今日派”诗歌就得到了社会的认可。

M 1989 年来到巴黎。1990 年春天,我们在奥斯陆开会,决定继续《今天》。他也是从巴黎来的。所有人都为这场生死重逢而激动不已。但很快就发现他们变得陌生起来。他总是处于一种兴奋的状态,他的思绪和他的眼睛一样浑浊。

这里的M应该是指“老木头”。

第一部白话新诗集_现代诗的再出发:中国四十年代现代主义诗潮新探_新诗潮诗集(上下)

大约1986年下半年,看了研究所朋友的《新诗诗集》,第一卷和第二卷,借来读了2、3个月。这套书让我第一次了解了北岛的主要情况和国内诗歌圈,我很喜欢诗歌。我也买了很多翻译的诗集,学到了很多外国诗歌。从1987年4月开始,他也尝试写诗。

《新诗潮诗集》书影(来自网络):

第一部白话新诗集_现代诗的再出发:中国四十年代现代主义诗潮新探_新诗潮诗集(上下)

老木与《新诗潮诗集》

老木与《新诗潮诗集》

现代诗的再出发:中国四十年代现代主义诗潮新探_第一部白话新诗集_新诗潮诗集(上下)

老木与《新诗潮诗集》

老木与《新诗潮诗集》

现代诗的再出发:中国四十年代现代主义诗潮新探_第一部白话新诗集_新诗潮诗集(上下)

关于老木和《新诗诗集》,网上有一些资料如下:

《新诗诗集》主编为老木,出版人为“北京大学五四文学社未名湖丛书编委会”。出版时间1985年1月,全书分上下两册,第一册收录以《今日派》为主体的北京诗人作品。入选诗人有:北岛、舒婷、江河、蒙克、顾城、杨炼、石植、朵朵、方寒、颜立、林芒、小青、萧驰。 “诗”的认可度、“今日派”的内功排名,以及早期的诗志、后来的《白洋淀》都尽可能代表了知青诗;第二册广泛收藏各地具有一定朦胧性的具有诗意倾向的新兴诗人的作品,主要作者有:梁晓斌、牛博、王小妮、韩东、晓君、陆德安、王小龙、罗以和、王音、于健等,并在附录中选取了李金发至蔡近现代文学史上二十位诗人的作品,勾勒出“晦涩诗”的上升浪潮和现代主义诗歌在文学史上的传承。

新诗潮诗集(上下)_第一部白话新诗集_现代诗的再出发:中国四十年代现代主义诗潮新探

《新诗诗集》是中国新诗史上划时代的诗集,也是中国新诗在内地完全进入“现代诗”时期后出现的第一部权威性文集。虽是本集的作者之一,第一集的舒婷、江河、石智等,以及第二集的大部分作者,还是靠着多么贴近传统的审美趣味新诗,但这么多现代诗人成群出现在同一个文集中,这在民国出版史上还是第一次。不同时代重量级现代主义作家的优质文本,如此密集地出现在诗选中,这是民国以来第一次。值得一提的是,作为《新诗诗集》的补充阅读材料,出版商还编撰了《青年诗人谈诗》小册子新诗潮诗集(上下),被认为是当时诗书出版的创举。

“新诗集”的确切印刷数量未知。但由于属于“内部分配”,传播主要限于首都和部分高校。除了普及本土现代诗歌之外,其最重要的作用是前所未有地为产学界勾勒本土先锋诗歌的脉络和格局。对于大陆前卫诗歌的创作和研究来说,是必不可少的。缺乏启发和澄清。

==================

回想起北大,最难忘的是北大的新诗风潮。在默默无闻的诗歌方兴未艾的时候,大学校园里的青年学生,靠的是比北岛和舒婷更多的文化和声音,自称是“新一代诗人”,而那些已经黯然失色的默默无闻的诗人,著名的是与仪式作斗争。 可怜的学生们把每一块铜板都攒起来,把同样的好诗拼凑起来,用老式油印机连夜印成书,然后邮寄到北方和南方。一时间,写现代主义诗歌犹如春秋战国,各界名流纷至沓来。如果有诗,就是草头王,个个都能拉起阵营,立于山顶。 “阿曹派”、“冰雹”团伙、“大陆”团伙、“三十八诗”、非公义无不叫嚣。一些最受欢迎的作家曾经是山丘之王。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1984年前后。由中文系控制的北京大学五四文学社出版了《新诗与诗选》两卷。主编老木集诸侯佳作,一举将现代派汇聚一堂。诗歌达到了高潮。北大再一次带头运动。老木在编《新诗选》的时候也说过不要靠近水塔,多选北大诗。

几乎一夜之间,北大中文系80年级学生刘卫国以绰号出名(网络时代)。老木很可能是江西农村考入北大的。他很老实,个子不高,五官平平挺拔,一副双手不时掉下来的眼镜,他还得扶着。恐怕成名后,老木长了胡子,或许是为了显出和卖车人的区别;但在长发震撼世人的诗人中,他依然朴实无华。老木也写诗新诗潮诗集(上下),但诗人从不关注他的作品,只用种马对待伯乐的态度来敬重他。有两三年,我们住得很近。当时,他是文联《文学报》的诗歌编辑,我在教委出版社写教材,骑自行车十分钟就到了。经常在我的宿舍里,一堆狗骨头炖进锅里,煮白菜是英雄。在我的印象中,老木有点自卑,就算他有名气,也摆脱不了那种仰头看人的态度。对女孩子来说,即使花刻意落下,也还是呲牙咧嘴,不敢说什么。结识最多的诗人同样来自北大、西川、海子、罗以和。尤其是外地山王来京的时候,总是带着张洛来迎接。其他地方的山丘之王通常是易伯云天,所以我们有时只用几块钱就可以做出“及时雨”的样子。对此,老木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