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集

阅读笔记78《谷川诗》:何不向谷川学诗

2021-07-19 11:00:59诗集古诗网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今年5月新出的《谷川的诗:谷川俊太郎诗歌总集》选编了谷川俊太郎70余部诗集,时间跨度70年,共囊括了300余首诗歌。除了诗歌外,还收录了谷川俊太郎的自序,以及与译者田原的对谈,许多作品为首次译介,无论是想一窥当代日本诗歌,或者是想做谷川的研究,这本诗集都很值得翻阅。喜欢写诗的读者,也不妨向谷川学诗。但本书事实上也只是谷川俊太郎诗歌选集,如果能再有一篇编选说明,可能更加完美。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今年5月出版的《谷川诗:谷川俊太郎诗集》,汇编了谷川俊太郎的诗70余首,跨度70年,收录300多首诗歌。除了诗歌,它还包含谷川俊太郎的序言和与翻译家田原的对话。许多作品是第一次翻译。无论是想一睹日本当代诗歌的风采,还是研究谷川,这本诗集都非常不错。值得一读。喜欢写诗的读者不妨向谷川学诗。

但有一点要说的是,这本书应该是按照上述说明(印在书的内封面上)的选集。或许用“谷川诗集”这个名字更贴切,说是“总集”总给人一种“全集”的感觉。确实是精心编纂的“精选”集。但这本书实际上只是谷川俊太郎的诗选集。如果再有编纂解释可能更完美。比如这本书的宣传说“300多首代表诗全都收录了”,那么这“300多首代表诗”是怎么来的呢?不总是译者拍着脑袋说“你来决定”。

本书的译者田原是日本文学专家和诗人。他与谷川俊太郎的对话非常深入。它不仅是译者与作者的对话,更是两位诗人的碰撞。这是非常值得的。阅读。

宇宙诗人

1931年,梁宗岱在写给徐志摩的《论诗》一文中,用陈子昂的《灯幽舟台歌》提出“宇宙精神”。梁宗岱问道:“古今中外诗歌中,有多少诗篇能让我们如此生动地感受到宇宙的精神(世界精神)?有多少诗篇积极表达了对永恒的迫切呼唤?”

梁宗岱所谓的“宇宙精神”后来进一步深化为“宇宙意识”,这是一种“对永恒的迫切呼唤”,一种质疑宇宙和生命的传统。不说徐志摩那一代的诗人,让我们把目光投向谷川俊太郎。这位“宇宙诗人”是否也有这种“宇宙意识”?

谷川的诗中自然有“万有引力/是相互吸引孤独的力量”、“遥望漩涡星云/却看不到无穷”这样的诗句,但更重要的是它的延续西方哲学智慧。诗意的传统。在《鸟羽2》中,谷川从一开始就讨论了瞬间和永恒,最后“我的心也随着星辰的波动而波动”。可见,谷川的目光并不局限于日本传统美学那种“小”的微妙美感。他的目光注视着宇宙。谷川在《序言》中说,第一部诗集《二十亿光年的孤独》出版于1952年,当时人们对宇宙大小的感知为20亿光年。显然,科学知识和宇宙意识一直是谷川诗歌的养料,当然谷川的诗歌内容丰富,不能用“宇宙意识”来概括。

在与本书译者田原的对话中,谷川俊太郎说:“语言属于人类,沉默属于宇宙。沉默蕴含着无限的力量。” “灵感将诗人与超越理性的诗人联系起来。世界、人类和宇宙是连在一起的。”这或许就是谷川宇宙的诗意。

儿童诗人

对于20世纪的中国诗歌,很多伟大的诗人都曾担任过导师,但简而言之,可以说“先有英法,后有美苏”。例如,卞之琳和穆旦是由艾略特、瓦莱里、奥登和普希金教授的。后来,美国的金斯伯格和俄罗斯的“白银诗人”对当代中国诗人产生了重要影响。诗歌呢?可能有人会问,日本有没有什么著名的诗人?

先不说谷川俊太郎,还有宫泽贤治、与谢野哲官、与谢野明子、西条八十、黄金美玲等都是著名的诗人。不管诗歌的成就水平如何,日本诗人都有为儿童写诗的优良传统。

宫泽贤治的名诗《风雨无惧》其实就是在教会孩子们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 Saijo 80和Kaneko Mirei是为儿童写诗的童谣诗人的代表,谷川的“谷川诗”中,他还收录了他为儿童写的许多儿童诗。

当然,当代中国诗人也编辑了《儿童诗》,但与日本诗人相比谷川俊太郎诗集,我们的诗人在童谣的创作上似乎无动于衷。在童谣软件里搜索,那些朗朗上口的童谣都是作为一个父亲,小时候听过的,童谣的创作似乎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停滞不前。

儿童的语言是诗歌。如果你想要“诗歌的复兴”,或许创作童谣才是出路。

顺便说一句,谷川还为宫崎骏的《哈尔的移动城堡》和手冢治虫的《阿童木》的主题曲作词。这种“跨线联动”其实是一种童谣。创建它。

多位诗人

日本文学包括《万叶集》、《源氏物语》等经典名著,以及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等诺贝尔文学奖作家(石黑一雄六岁移居英国谷川俊太郎诗集,更多就像英国小说家一样)。在谷川的诗中,我们很容易看到俳句和和歌的影子(即使青蛙跳入古池世界也不会改变/但改变世界有那么重要吗?),但谷川显然没有想成为一个被复制的经典A歌手歌手,他的诗有很多世界元素,东方禅宗,还有欧美诗人的传承。比如在《...》这首诗中,我似乎看到了御田(我们如此相爱)远离正义的影子。

即使他不相信关东煮,谷川也不回避在他的诗中出现关东煮的名字。例如,在《写于纽约东 28 街 14 号的诗》中,谷川要求奥登“用他的大手/把热咖啡放在铝制牙罐里”。当然,谷川的诗没有那种“关东煮风格”。尽管他们从古代诗歌传统和现代诗人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显然谷川走的是一条只属于他的道路。在与本书译者田原的谈话中,谷川俊太郎虽然提到了加里·斯​​奈德对他的影响,但他仍称自己为“独狼”。他显然不愿意卷入其他诗人的行列。古往今来,国内外诗歌的滋养“全在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