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现代诗集前言 《天水日报》副总编:王若冰(副总编)问

2021-11-11 03:57:27诗集古诗网
问:请您简要介绍一下您投身20世纪80年代大学生诗歌运动的“革命生涯”。答:我们都是上世纪80年代大学生诗歌运动和文学高潮最大的受益者。新世纪之初,当我将自己的写作视野由单纯的诗歌转而关注地域文化时,仍然是诗歌的引导让我发现了别人不曾发现的精神世界。近年来,我在一种“为山川立传”的观念指导下,仍然沉醉于长篇文化散文的写作。

——专访王若冰

采访者:姜宏伟(诗史研究者、诗材收藏家、1980年代诗歌纪念馆馆长)

受访者:王若兵(原甘肃天水师范学院中文系82年级学生,作家、诗人,现任天水日报副总编辑)

古诗诗集前言_给诗集写个前言_现代诗集前言

问:能否简单介绍一下您在1980年代投身于大学生诗歌运动的“革命生涯”。

A:应该说现代诗集前言,我是大学生诗歌运动的被动“卷入者”,而不是一个自主的参与者。因为在上大学之前,我对小说很感兴趣,甚至在我中学的时候就开始写小说了。进入大学后,甘肃省文联主办的《飞翔》文学月刊倡导的大学生诗词风靡全国高校,大学校园里的各种诗歌社让人眼花缭乱;不管是文科还是理科现代诗集前言,当时几乎所有写诗的人都被投稿到张树深主持的“飞天”“学院诗园”栏目。是否发表诗歌作品在“ 我的班主任和写作老师曾经是西北师范大学“我们”文学社的创始人之一。天水师范学院是两年制,时间很短。所以直到即将毕业,我才在张树深一次次的鼓励和拒绝下发表了一篇名为《花灯》的短诗。这首诗只有12行,发表于1984年5月的《飞天》《大学生诗园》,但正是这12行诗救了我作为诗人的生命。我的班主任和写作老师曾经是西北师范大学“我们”文学社的创始人之一。天水师范学院是两年制,时间很短。所以直到即将毕业,我才在张树深一次次的鼓励和拒绝下发表了一篇名为《花灯》的短诗。这首诗只有12行,发表于1984年5月的《飞天》《大学生诗园》,但正是这12行诗救了我作为诗人的生命。在张树深一次次的鼓励和拒绝下。这首诗只有12行,发表于1984年5月的《飞天》《大学生诗园》,但正是这12行诗救了我作为诗人的生命。在张树深一次次的鼓励和拒绝下。这首诗只有12行,发表于1984年5月的《飞天》《大学生诗园》,但正是这12行诗救了我作为诗人的生命。

问:在大学期间,您是否参加或创办了诗歌社或文学社?它扮演什么角色?您是否参与过诗歌刊物、报纸的创作、诗集的编辑或出版?

古诗诗集前言_给诗集写个前言_现代诗集前言

答:1982年我进入天水师范学院中文系的时候,在我们这些致力于诗歌创作的前辈们面前,已经建立了“冰明”文学社。自从我的同学张晨和廖五洲在中学时期就发表过文学作品,我们三个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应铭”文学社的骨干,成为了“应铭”诗报的主编和主编。

弟子:那时你有大量的诗歌读者。时隔多年,大家都很关心你现在的情况。你能谈谈吗?

A:我们都是80年代大学生诗歌运动和文学高潮的最大受益者。比如因为我在大学写诗,毕业时无人陪伴在城里,报到第一天就被告知留在天水区文教办公室——但被更多的同学抓到我被分配到在国内当老师;然后,我的婚姻和工作的变化取决于诗歌和文学的天赋;每当我在工作和生活中遭遇挫折时,领导和同事们都把我当成诗人,依然可以写作,总是以宽恕和慷慨的态度对待我;几年前,我什至被提升为高级职称,因为写作而得到了一份半职工作。

新世纪之初,当我的写作视野从单纯的诗歌转向关注地域文化时,依然是诗歌的指引让我发现了别人从未发现的精神世界。2004年,我曾经完成了秦岭山脉的文化考察,秦岭山脉绵延1600多公里,横跨中国大陆腹地,横跨甘山、四川、湖北、河南等五省。陕西三省渭河流域开展文化考察,先后完成了《大秦岭》系列等长篇散文的创作。近年来,在“立山河立传”的理念指导下,我仍沉浸在文化长文的写作中。同时,由于参与了八集纪录片《大秦山》的创作,我对人文纪录片创作的兴趣也更加浓厚了。目前,我还在我工作了29年的媒体工作。我一边编报一边写作。只要有时间,我就独自开车到秦岭、汉江、渭河沿岸的贫困农村。在“行至水面,坐观云升”的语境下,体验“天地大美不言”的人生极致境界。我仍然在我工作了 29 年的媒体工作。我一边编报一边写作。只要有时间,我就独自开车到秦岭、汉江、渭河沿岸的贫困农村。在“行至水面,坐观云升”的语境下,体验“天地大美不言”的人生极致境界。我仍然在我工作了 29 年的媒体工作。我一边编报一边写作。只要有时间,我就独自开车到秦岭、汉江、渭河沿岸的贫困农村。在“行至水面,坐观云升”的语境下,体验“天地大美不言”的人生极致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