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朱自清:象征诗派要表现的是修养与训练,看懂了才能说作得好坏

2021-11-11 04:57:22诗集古诗网
颠沛的“抗战”路上,还可以完成一部著述,哪怕是一本“小书”,著者内心,肯定还是会有许多喜悦。譬如朱自清,他在交出《新诗杂话》后,如牵记孩儿一般常常念想着。1948年元月23日,朱自清收到了标明1947年12月出版的《新诗杂话》样书。这是我们今人写作时可以借鉴学习的,或许,这也是朱自清特别关注这本饱含心血的小册子的原因。

朱自清早期,主要创作新诗。这种因素总是古老的。后来新诗写得少了,代之以旧诗。热爱创作,诗歌研究成为朱子清一生创作的重点。他在这方面的论文相当多。本集古文不计,散文不计。一卷《新诗杂谈》分量足。

《新诗杂记》

这本《新诗杂记》并不厚,但从开始写作到最终出版,花费了很多时间。这段时间的纠葛和担忧超出了作者的理解。

并用最经济的方式将这种关系组织成诗歌;所谓“最省”,就是省略一些连接词,让读者发挥自己的想象力搭建一座桥梁。看不惯的只觉得是一片沙子,但它不是沙子,是一个有机体……它得相当明白——坏事自然会发生。”

这类文章刚开始,日军侵华,清华南迁,朱子清去了云南。这种混乱让朱子清没有机会读新诗,无法继续写文章。直到1941年,朱子清去成都探亲和老朋友叶圣陶时,遇到了叶圣陶的女婿李歌田。李歌田酷爱新诗,收藏了一批新的文学作品和杂志。在这里,朱自清阅读了许多新诗,重新对研究产生了兴趣。回到昆明,路过徐勇,遇到了老朋友、诗人、散文家李广田。互相交谈并专注于新诗。回到昆明,朱子清骑着兴农,立即写了一篇与新诗相关的《抗战与诗》。李广田此时也来到了昆明,看到朱子清开始读书,就鼓励他多写些这种“杂”。此后两年,朱自清陆续写了十多篇长诗短文。添加最多 15 篇文章。那时,“它变成了一本小书”。

论滇培的《抗战》,一部作品还是可以完成的。哪怕是一本“小书”,作者心中也一定会有不少的欣喜。1944年7月,朱自清从昆明飞重庆,准备转往成都探亲。重庆第二天,他带着编辑好的《新诗杂谈》手稿,去拜访正在开“作者书店”的姚鹏子,并交出了手稿。朱自清是著名的散文家,在读者中颇有影响。即使在战时,书店仍然希望能获得著名作家的手稿。第二天晚上,姚鹏子还设宴款待了朱子清。当然,他也对将手稿寄到书店表示感谢。

放假回到昆明后,朱子清还记得自己的“小书”。10月21日,开始为《新诗杂注》作序。从日记上看,朱子清竟然用三天时间写下了两千字的序言。10 月 23 日“作《新诗杂注》序”,此序描述了本书文章的写作机会和思路。其中,还讲述了一些对现代诗的误解。有趣的是,两位被误解的诗歌作者都是现代诗人卞之林。卞之林的诗复杂难读。朱自清在《解诗》一文中引用卞之林的《距离的组织》:

(在黑暗中醒来,无聊,去拜访一个朋友。)

…………

朋友带来了雪和五点钟。

朱自清解释时,认为括号内的内容是诗人“我”的话。发表后,卞之琳写信说是“朋友”,所以放在括号里,“朋友”也在打盹。这位诗人的表达过于委婉曲折。难怪我是诗人,专攻新诗的朱自清教授也看不懂。卞之琳的《诗与草十年》中有一首短诗《调皮》。最后一节是:

哈哈!谁是赢家?

你在我对面的墙上

写着“我太调皮了”。

朱自清在解读时,认为“这是一首情诗,蕴含着‘调皮’的小事”。最后几句,大体理解,好像写的是“你”,读这几个字的人是“我”。“看来‘你’应该认为自己‘淘气’。”但卞之琳告诉朱子清,读书的人都是“淘气的”,所以成为诗人“我”真的很“淘气”。虽然卞之琳的一些诗相当不错,让人目瞪口呆,大部分诗曲曲折,连朱子清这样的新诗作家和教授都被“解读”错了,普通读者看编一本小诗集,真是一头雾水。

对于全书,朱自清在序言中说:“由此可见,这15首新诗还可以归为几类,使它们彼此不相干。这里我们讨论诗词、爱国诗词的动向。 ,各种类型的诗歌,同样翻译的民谣。诗歌、诗歌节奏等等,也相当广泛,虽然都是毫无准备的。” 学诗,在朱子清看来:“十五章大部分是‘释诗’,因为作者认为分析意义就是欣赏。”作者认为,对文学和艺术的欣赏和理解是分不开的。懂一点,也可以欣赏一点,也可以不欣赏一点;而理解应该从分析意义开始。” 朱自清虽然从事文艺研究,但他也是创作者。不多于理论,但愿意从对作品的细微分析和解读入手,是众多从事文学研究的创作者的强项。朱自清的《新诗杂谈》就是此类研究的典型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