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张枣:张枣肃杀之气

2021-11-11 09:57:46诗集古诗网
张枣写博士论文期间,在系统梳理中国新诗的发展时,发现了自鲁迅以降的中国历代诗人对现代性的追寻。潇湘晨报:因为《两只蝴蝶》,胡适被广泛地认为是中国新诗第一人,但在张枣看来,胡适连诗人都不是,只是个语言改革者,他认为鲁迅才是新诗的第一个伟大诗人以及新诗现代性的源头的奠基人。这也正是以闻一多、卞之琳、冯至为代表的新诗写者所做的努力。

1986年,在留学德国之前,张藻写了一首诗《刺客之歌》。“从一个神秘的午睡开始/我看到一个纯白的河岸/英俊的王子和其他顾问/面对我的面孔,屏住呼吸鲁迅现代诗集,屏住呼吸”,这首诗的第一节透露出一种谋杀感。按照张枣的朋友、诗人白桦的解读,张枣作为作者,绝对掌控着诗中人物的表现,就像一个安静的导演。诗中,张藻将自己的形象平均分配给了刺客和太子。“挂枪盾在历史的墙上/另一张脸在下面走”这两句话在诗中反复出现了四次。他让“另一张脸” 出现在现场的那个挂着长矛盾牌的墙下走来走去四次,也四次让那张没有出现隐形或虚幻的脸。白桦认为,张早是诗中的“另一面”,而张早的年轻影子已经站在了诗的框架中。诗中的场景是张藻对他在德国的职业生涯的预测。多年后,在与学生闫连军的谈话中,他提到了这首诗的背景:“那时,据说外国很孤独,对于一个年轻的作家来说,孤独意味着失去掌声。这是为了我。太可怕了。” 出国前,张藻在四川有朋友和知音,已经大范围赢得了很多掌声。而他冒着失去掌声、步入孤独的危险前往德国,因为他觉得自己必须完成一项使命:“我必须知道为什么西方会形成这样一种写作,形成这样一个文学帝国。” “现代性”的追求:1919年以来的中国新诗,这是他在德国的使命的一部分。

这部他自己用德语写成的新诗史被翻译成中文,并在他去世 10 年后出版。他的观点可能有偏见,但在这种偏见中,有他难以掩饰的光芒。作者/记者刘建勇的新诗发展到1986年张藻出国时,流派和哲理令人眼花缭乱。1986年10月,深圳举办“中国诗歌界1986年现代诗歌群展”。深圳青年报10月21日电。我与 24 日展览中的诗歌分享了整整 5 页。展览的规模、势头和影响力都是前所未有的奇观。著名诗评家徐景亚毫不客气地称赞了他发起的展览,认为这是“继四、朦胧诗的两大破坏之后的延续。它最终将现代诗歌和汉语结合在一起。整体上,达到了同构、统一、融合,形成了几十年来诗歌最为拉长的时期。”那场大展中出现的诗歌体裁和标语的数量,也仿佛一下子打开了万花筒,晦涩的诗歌,非-非洲主义,他们的文学社,海诗群,漫汉派,圆明园诗群,星期五诗群,整体主义。,新传统主义,极端主义鲁迅现代诗集,撒娇……眼花缭乱,说话像个相声演员是不可能的刀,谁有相声的基本功,一口气读完这些流派。当时,已经在德国的张藻诗也出现在展览中。或者因为他在海外,他没有被放在“四川七君” 白桦群,与他的诗观非常吻合,却出现在“四川七君”群中,没有纪律,没有派系。“青年诗人”组。

“……我专注于语言的实验/一遍遍地沉思誓言/我让冲突发生在我身体的节奏中/睫毛和嘴角的最小蠕动可以代替/以前的剑和爱。 ..“这是张早在1986年画展上展出的诗《秋剧》的一部分。已经身在德国的张早在出国前就如同写《刺客之歌》一样在诗中编排了一首诗。冲突。这一次,他说得很清楚,他的矛盾源于他潜心做的语言实验。这个实验可能在1916年8月23日就已经开始了。这一天,胡适写下了白话诗《两只蝴蝶》。半年后,这首诗发表在《新青年》上 杂志,被认为是中国新诗的开端。《两只蝴蝶》的出版引起的旷日持久的争论,不仅让当时的许多文人开始了新诗的创作,也催生了许多新诗体裁。对新诗现代性的追求,使张早更加坚定了“发明一种中国人”的决心,更早地将中国现代白话诗人分配给了朱自清。1935年,他编着的《中国新文学古典诗集:诗》将当时的诗界划分为三个流派:原自由诗流派、格律诗流派和象征诗流派。自由诗派包括胡适、于平波、康柏清等代表诗人。他们主张在诗中保留语气的自然节奏。格律诗派是指闻一多、徐志摩、朱湘等“新月社”团体。他们的诗歌严格使用押韵。象征诗派主要是指模仿法国象征派的李金发、戴望舒、王杜清等诗人。朱自清之后,现代诗、国防诗、革命诗、九叶诗流派、七月诗流派等更多诗歌流派的划分让读者和研究者不知所措。还有模仿法国象征主义学派的王都清。朱自清之后,现代诗、国防诗、革命诗、九叶诗流派、七月诗流派等更多诗歌流派的划分让读者和研究者不知所措。还有模仿法国象征主义学派的王都清。朱自清之后,现代诗、国防诗、革命诗、九叶诗流派、七月诗流派等更多诗歌流派的划分让读者和研究者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