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挺费劲的,领导不见得会批(图)的经典诗歌没准

2021-11-11 18:57:36诗集古诗网
大部分诗集都是自费出版,印数不高,卖不动,就满足一下文艺中老年人的情怀。而读者需要的就是这样一张张用生命谱成的、有营养的诗笺。听说是出版社要将自己的诗结集成册,陈年喜却冷静了下来。除了6名诗人的单本,还有一本6人的合集,所有诗稿都是诗人秦晓宇和杨炼一起选编的。今年3月,“我的诗篇——当代工人诗歌精选”系列诗集问世。

在写这篇报道之前,记者向在出版社和书店工作的朋友发了一组问题:“诗集制作难吗?卖起来容易吗?”

不到一分钟,就收到了两个回复。出版社的编辑回答说:“很辛苦,领导未必能批准。” 书店老板回答说:“名家的经典诗词还可以买,新诗还是算了。”

过了一会,朋友打来电话说:“现在诗集的情况很尴尬,诗集大部分都是自费出版,印数不高,卖不出去。这满足了老年人在文艺方面的感受。”

的确,在日常的工作和生活中诗集出版册的名字,我经常收到“长辈”的诗集,或生活感悟,或工作经历。他们大多热情洋溢,充满热情诗集出版册的名字,具有强烈的个人特色。收到这样的诗集真的很尴尬。它们的可读性不是很强,但它们并不轻。在标题页上保留您的名字会使处理它们成为两难的选择。当人们每天接触的诗集都是这样的出版物时,很难喜欢它。

然而,工人诗人陈念熙、老靖等人的作品却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现场诗歌现场活动中,他们没有口音,甚至没有大声朗读。他们只是读他们写的诗。那些诗是关于流浪、流浪和寻找的,诉说着痛苦、倔强和不屈,平淡平淡的生活散发着骨头。诗意的性格、强烈的现实感和强大的力量将观众“压”在椅子上,没有任何动作。很难形容第一次听到这些诗时的感受,是惊喜、感动、震撼,还是一丝羡慕。这种感受源于他们在艰难的生活中,在孤独艰难时,在无助时,对诗歌力量的把握。这是文字的力量,也是诗歌的力量。

“我从来没有打算出版一本书。” 这话是陈念希说的。从陕西商洛出来后,陈念熙去过陕北、河南、青海,在新疆逗留。但他没有时间去欣赏这些景点。相反,他进入了山脉,深入黑暗的地下矿井。除了矿石和炸药,他的诗歌也伴随着他。

除了每天高风险、高强度的工作,枯燥单调的生活让陈念熙深感疲惫。他想到了用诗歌来记录自己的生活,诉说自己的情感。他说:“我写作是因为我有话要说。”

然而,陈念熙没想到,有人会跑来跑去,让他的诗出版。这个人就是太白文艺出版社的策划编辑赵若飞。她向单位反映,她对以陈念熙为代表的工人诗人的诗歌的策划和出版有些紧张,她不确定单位领导是否会批准这个看似没有太多钱的计划。但领导说:“我们机构一向重视图书的社会效益,真正的好书是为人民服务的。”

方案获批后,赵若飞最紧迫的任务就是寻找作者,拿到诗稿。出乎她的意料,陈念希最近在微博上发的短信居然是“广告”。他在家乡商洛的深山里推销香菇,留下了手机号码。就这样,赵若飞顺着这条香菇的商业新闻顺利找到了陈念希。

接到赵若飞的电话时,陈念熙已经去了贵州,正在为一个旅游景点写宣传文。陈念希得知有人喜欢她的诗,很是高兴。听说是出版社想把他的诗编成一本书,陈念希才冷静下来。他问赵若飞:“需要我付钱吗?”

就这样,陈念熙成为了赵若飞与其他工人诗人之间的桥梁。陈念希建立了一个名为“续写诗”的微信群。2018年初,赵若飞需要的诗集全部收齐。6位作者分别是在大地深处工作了25年的煤矿工人、巷道爆破工陈念熙、建筑工人铁骨架、以及14岁就开始工作的服装厂女工。彝族鸭绒工人吉克阿友和离开的“90后”工人许立志。除了6位诗人的单人副本外,还有6人的合集。所有诗歌均由诗人秦晓宇、杨炼共同选编。

那年冬天,陈念熙借助互联网,卖出了近千斤香菇。而大山深处的诗篇也化作了小诗集,走出了大山。

在很多出版商眼中,诗集是最难收回成本的。如今,除了一些国内外比较知名的诗集外,很多实体书店很少从出版商那里购买诗集。很大一部分诗集出版物成为作者的日常交流。一种文化礼物。

“出版诗集,不能光靠激情,还要靠资金支持。” 为使诗集顺利出版,赵若菲申请了陕西新华出版传媒集团重大项目的资助,如愿通过了答辩并获得资助。今年3月,《我的诗——当代工人诗选》系列诗问世。

“既然我们出版社的名字里有‘文学艺术’,那么史基外芒格的出版是不可推卸的。” 赵若飞介绍,太白文艺出版社不久前出版了一套《长安新诗辞典》,收入颇丰。与陕西有关的诗人作品。在赵若飞看来,以陈念熙为代表的工人诗真正展现了诗的美,用诗书写了自己的生活。“所谓的‘工人之歌’是这样的,一部优秀的诗集可以让现在的读者感到充实、震撼、感动。还有很多像陈念熙、老靖、吴夏这样的诗人。我们出版商是挖掘和编译他们的作品进入风障的责任。” 赵若飞说道。

本诗集负责主编马凤霞说:“本诗集最大的价值是社会价值。工人诗人用第一人称,自发、真诚、直观地表达自己的处境、情感、思想、追求。文坛成熟作家的成果和叙事更值得称道。” 马凤霞希望更多的人阅读这本诗集,了解他们的思想和境遇。(胡克飞)

报告/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