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戴望舒的诗集 她痴迷挚爱初恋,惨被爱人离弃,最后一段感情也以死亡告终

2021-11-13 11:57:32诗集古诗网
戴望舒一生爱过三个女子,他深爱初恋,甚至以死相逼,而他的最后一段感情也以死亡告终。在施绛年眼中,与其说戴望舒是自己的恋人,不如说他是如同兄长一般的好大哥,她有对戴望舒的依恋,也有与戴望舒的蜜恋时光,但一切仿佛只是仅此而已,离“爱情”还是差了一点。刻骨初恋,悲剧收尾,却未曾影响戴望舒迅速地走进婚姻,这在当时让太多人讶异。

文字 | 薛以柔

称得上诗人,必有一两首耳熟能详的名作,如戴望舒。提到这个人,你首先会想到“雨巷”。“长得像丁香,满腹委屈的姑娘”,让后人疑惑他的感受。戴望舒一生爱过三个女人。他深爱着自己的初恋,甚至被逼得死去活来,最后一段感情也以死亡告终。

民国作家曹居仁曾说:“诗人活在历史中,他们是神人,他们是狂喜的;但如果他们住在你家的隔壁,他们就是疯子。”

用这些词来形容海子、戴望舒这样的诗人并不为过。可以说,戴望舒的爱情永远是悲剧的,无论是被爱还是被爱,他始终都求不来。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一次,他是否还愿意集才智,却总是与爱擦肩而过?

一、 痴迷初恋的初恋,惨遭恋人抛弃

“她的声音清脆甜美,只对我说温柔,温柔到能融化我的心。”——《我的情人》

这是戴望舒写给初恋情人的一首诗,那么他所爱的女人是不是如此安静、温柔、深情?

戴望舒的初恋名叫施江年。认识的那一年,戴望舒22岁,风度翩翩。石江年17岁,身材高挑,风度翩翩。只要瞥了一眼这个女人,戴望舒的目光就再也分不开。

施江年是戴望舒的好友施哲村的妹妹。1927年2月,戴望舒因参加革命宣传被捕。后来,为了躲避逮捕,他逃到了上海松江施哲村的家中。戴望舒没想到戴望舒的诗集,这是一场逃婚,而是结了婚。

施江年

面对爱情,戴望舒无比诚恳,初恋的炽热盲目和不甘,最终彻底伤害了他。

大概是时江年太年轻,对爱情还一窍不通。或许,是戴望舒的情诗涌入了她的心弦。总之,她的心在动,但她还是不知道什么是“爱”。

在石江年眼中,戴望舒与其说是自己的爱人,不如说是像大哥一样的大哥。她对戴望舒有依恋,对戴望舒也有甜蜜的爱恋,但一切似乎也仅此而已。“爱”还是有点短。它是什么?是那种在对方愿意迈出那一步之前,你向着对方的位置走了999步的感觉。

在爱的深处,戴望舒得到了启发。他为她写了“我的情人”。诗中的女人大概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关于她的一切都是美丽而不真实的。

他们还有恋人之间的肌肤相亲,甚至还敢公然挽起对方的怀抱,从林间小道穿梭在烟火之中。有时,施江年还会给戴望舒一个可爱的吻,迷茫多愁善感的戴望舒再次写下了《林下小话》。

“进入黑暗的树林,

人的心都凉了。

亲爱的,你的心也凉了吗?

当你在我怀里时

当我们的嘴唇再次粘住时?”

戴望舒的诗并没有给人以明朗、轻松的爱情之感。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他的初恋真的很伤心很压抑。

戴望舒因《雨巷》成名,人们猜测是为施江年写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即使石江年后来失去了他,他在诗界也取得了自己的地位。

其实石家并不赞成戴望舒和女儿结婚,但有石哲村的牵线搭桥,也只能是好事。可惜,随着感情的加深,施江年终于意识到,他对戴望舒的感情,似乎并不是爱情。戴望舒是敏感的,他多年的爱并没有得到积极的回应。他的心早已是复杂和凄惨的。

1929年,戴望舒出版诗集《我的记忆》,在扉页上写道:“愿我在最后一次见到你,愿我临终时用我无力的双手抱住你。”戴望舒献给它给石江年,却没能打动她。悲痛欲绝,他打算跳楼自杀,吓坏了石家。于是,戴望舒的极端,终于又回到了对方的怜悯之中。

1931年,戴望舒如愿以偿地与时江年订婚。不过,时江年当众提出要求,希望戴望舒在正式嫁给他之前,能拿到国外大学的毕业证。

戴望舒的诗集_望舒 李望舒_望舒与常曦

戴望舒

1932年10月,怀着石江年的思念和对未来生活的向往,戴望舒赴法国巴黎求学。这期间,他的海外情书像雪花一样飘到上海,他总是收到施江年敷衍的回应,既不冷不热,又不冷不热。

1935年5月,戴望舒被偷渡大洋回国。他在船上度过了艰难的一个月。他想给爱人一个惊喜,却成了他一生忘不掉的耻辱。

施江年搬走了,相爱了。她爱上了一个世俗的小商人。戴望舒当着石家的面,狠狠地扇了这个心爱的女人一巴掌,宣布解除婚约。八年的苦恋以悲剧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