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诗人已逝留下一抹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2021-11-15 12:57:27诗集古诗网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年少时候,余光中曾在重庆生活求学7年,这里就是《乡愁》中他度过中学时代的故乡,是他忘不掉的乡愁,是他灵魂归处。17岁时,在重庆生活了7年多的余光中离开重庆。《乡愁》写的是对重庆思念“许多人都认为《乡愁》是为广大海外游子而写,其实我的《乡愁》写的是对重庆的思念。吕进介绍,余光中不仅是台湾最著名的诗人,同时也是中国新诗史上的重要诗人。

2005年10月23日,余光中回到了梦想了60年的余北悦来老家。

诗人死了

留下一点

乡愁

我小的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

泰戈尔主要诗集有_余光中诗集 书包网_余光中的主要诗集有

妈妈在那边。

当我长大,

乡愁是一张窄票,

我在这,

新娘在那边。

之后,

乡愁是一座矮坟,

我在外面,

余光中的主要诗集有_泰戈尔主要诗集有_余光中诗集 书包网

妈妈在里面。

现在,

思乡是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

大陆在那边。

重庆商报-上游财经记者 谢品

“小时候,思乡是一个小小的印记。我在这里,妈妈在彼岸……”一首歌《思乡》唱出了多少流浪者对家乡的思念。今天,它已成为绝对的声音。12月14日,著名作家、诗人、散文家余光中因中风和心肺衰竭在高雄医院病逝,享年89岁。

年少时,余光中在重庆生活和学习了7年。这是他在《乡愁》中度过中学时光的家乡。正如他在1966年的《当我死》中所写:我死的时候,我被埋在长江和黄河之间……去重庆,那里有很多鹧鸪,而不是回家。

泰戈尔主要诗集有_余光中的主要诗集有_余光中诗集 书包网

与家人在重庆生活了7年

于光中出生于南京。9岁时因战乱逃离家乡。母亲带他一路到常州,后到重庆避难。他终于在重庆江北县原来的“月来场”落户了。进入了镇外的一座“朱氏宗祠”。

重庆二年级时,余光中已经上中学了,就到“月来场”南京青年会寄宿学校就读。

“从朱氏宗祠走到清中,五里路前半段是嘉陵江沿岸。先是山路盘旋,绕了几座小山,才落到河边,走在沙地上。很快之后,岳来场出现在斜坡上,我要沿着青石板爬……”在描写思乡的散文《思书》中,余光中详细回忆了他在重庆“岳来场”的生活和学习过程。

17岁那年,在重庆生活了7年多的余光中离开了重庆。时隔多年,余光中仍记得自己从朝天门乘船经三峡离开。

“在重庆的7年,一直在我心里。” 余光中曾表示,在重庆度过的7年是他青年时代最快乐的时光。

“乡愁”是关于重庆的

“希望下次回四川,能重游悦来场古镇,到河边的沙滩上,看看有没有黑发少年草鞋的踪迹……” “月来场”是余光中一直在做的事。欲望。2005年10月,时隔60年的余光中再次回到重庆,回到家乡“月来场”。

“很多人认为《乡愁》是写给广大海外游子的,其实我的《乡愁》是写重庆的思念的。” 当年的采访中,于老曾说出了思乡的“秘密”。他说他在寄宿学校,回家的时间很少,只能通过书信联系妈妈,于是就有了第一段乡愁:小时候/乡愁是小邮票/我我在这里/妈妈在那里...

那一年,已经70多岁了,但回到“故乡”的余光中仍然很兴奋。不仅去了“月来场”,重游了“这头”的青协中学和“那头”的朱家祠堂,还去了磁器口、规划馆、三峡博物馆,寻找到处都是家乡的痕迹。“每次去一个地方,我都会努力自己说重庆话,因为我不是客人,我是一个地道的重庆男孩。”

记起

本报记者回忆了12年前对余光中的采访:

他会说重庆话,爱吃辣

2005年10月余光中回到重庆,本报记者谭克采访了余先生。12年过去了,谭克还记得当时的采访。

“老余的《乡愁》是小学学的,现在30多年过去了,我还能背诵全文。” 谭克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他时,77岁的余某身穿白衬衫,满头银发。他精力充沛,是一位博学多才的智者。

“他说他小时候喜欢去嘉陵江打鱼,在河边架柴烧鱼吃。玩了很久,一家人都会去河边找他吃午饭……” 谭克记得在采访中,余先生说话洪亮有力,很健谈,讲了很多小时候在重庆生活的乐趣。于先生还说,他一生都在流浪,能和家人在重庆安详地生活是最幸福的时光。

余光中诗集 书包网_余光中的主要诗集有_泰戈尔主要诗集有

“他仍然会说很方言的词,比如‘宝贝’和‘唐客’。” 谭克说,虽然离开重庆已经60年了,但余先生仍然会说重庆话,就连饮食习惯都还保留着重庆。习惯。当天中午一起吃饭时,于先生主动提出要“吃点辣的”。

“他还说,小时候,他经常在家里煮火锅。那时候很简单,加点辣椒做汤,然后下单做火锅。” 谭克回忆说余光中的主要诗集有,他怕鱼老胃受不了,最后还是选择了吃中餐。但余先生一再要了几道“辣菜”。上菜后,最辣的“毛雪旺”成了鱼老最喜欢的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