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金庸笔下的“最佳员工服务奖”:蔡炎培在(组图)

2021-11-15 17:57:00诗集古诗网
蔡炎培藏书以诗集、散文为主。”蔡炎培用诗人的语言打趣自己。蔡炎培形容她是位“很了不起的作家”,“她的《呼兰河传》的文字接近诗”。蔡炎培有个笔名叫杜红,就是纪念萧红。蔡炎培读诗、写诗几乎是并进的。诗人往往对文字很挑剔,蔡炎培也不例外。对于徐志摩,他毫不留情地评价道,“严格来说,他一生只有一首半诗,《再见康桥》一首,《偶然》半首,半首又比一首好。

蔡炎培在他的客厅、卧室兼书房。他左手边的沙发就是他的睡床。

蔡彦培在他的客厅、卧室和书房。他左边的沙发是他的床。

香港漫画家尊子画的蔡炎培。

蔡彦培,香港漫画家尊子所绘。

蔡炎培曾在《明报》工作28年,金庸给他颁发“最佳员工服务奖”,书房有一张当时的留影。

蔡彦培在明报工作28年,金庸授予他“最佳员工服务奖”。当时书房里有一张照片。

蔡炎培藏书以诗集、散文为主。

蔡彦培的藏书主要有诗集和散文集。

蔡彦培

诗人,1935年生于广州,后定居香港。台湾中兴大学农学院毕业,1966年至1994年任《明报》副刊编辑。诗集《小诗三卷》、《变种红豆》、《蓝田暖暖》作者》、《中国时间》等。

蔡彦培今年78岁。1990年,他在香港申请“政府福利”,以低于市价的价格在观塘蓝田公屋区买了一套房子。在每一寸土地都富饶、高楼耸立的香港,诗人的这座小宅子就像是无数巨大容器中的火柴盒。

走进蔡彦培的独居公寓,他来到了一间不到十平方米的“多功能房”——客厅、书房、餐厅、卧室四合一。在这里,书籍、照片、餐具、衣物乱七八糟地堆放着,满足蔡彦培的日常需求。地方不大,蔡彦培有定期清理书籍的习惯。书桌上堆放着吴兴华、白先勇、叶伟莲、易贤、潘国玲等作家的书,都是他喜欢的。蔡彦培在香港被称为“蔡大师”或“蔡诗人”。他在文学界享有很高的地位。从金庸、西溪、亦舒、林燕妮等老一辈作家,到廖维棠、潘国玲等年轻作家,都与他结缘。房子里有两个房间,

“这叫混沌有序。看天上的星辰,看起来也是乱七八糟的,但每一颗都有它的轨迹。” 蔡彦培用诗人的话自嘲。

“吴兴华的诗救了我的命”

蔡彦培家中挂着一张他与前妻朱锡惠(席曦)的黑白照片。西溪瓜子有漂亮的脸蛋和漂亮的眼睛。她还是一名作家,并在 1960 年代后期出道时写过短篇小说。一天,蔡妍培读到她的《绿巨人船》,最后一句话是:“一滴水,流向中国。” 蔡彦培后来在文章中说,这句话“真的要了我的命”,他立即写了一篇。辛向她表白并结了婚。两人现在已经离婚,但他们住得很近,经常交流。南都记者走访中途,西溪给蔡彦培打电话吃饭。他谎称自己正在休息,从未提及采访。理由是“她是个干净的人。她知道记者是来采访的,一定是在笑话我。” .

采访的话题从蔡彦培年轻的时候就开始了。十几岁的时候,蔡彦培家境不错。他是家里唯一的孩子。他的母亲经营一家袜子厂。20岁之前,他不愁吃穿,可他妈妈不识字,从小就很迷茫。他的母亲无法回答。他只能在文学中找到答案。当时,香港石街上有很多旧书摊。书很丰富而且很便宜。蔡彦培经常去商店买书。他购买了许多外国书籍,例如拜伦和果戈理的诗集。但“这就像游击战,它不是一个系统。”

不系统的阅读让蔡彦培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无法理解诗歌的内涵。他甚至在课堂上读到徐志摩的诗时都笑了,私下给徐志摩起了个外号“触手可及”。真正的学习是在高中二年级。他读了同学借来的何其芳的《古城》,感受语言之美。有句话说:“长城就像一大群奔腾的马,昂着脖子变成石头。” 蔡彦培觉得“它比卡夫卡更卡夫卡,比南美的魔幻现实主义更神奇”,对中国新诗产生了兴趣。更远。

他开始有意识地阅读不同诗体的作品,如《九月诗派》。“我最喜欢诗人木旦。他有一首诗,‘我穿着你燃烧的衣服,下到地上’。” 于是,他接触到了萧红的作品。蔡彦培形容她是“非常了不起的作家”,“她的《呼兰河》的文字接近于诗歌。” 蔡彦培有笔名杜红,以纪念萧红。当他读到徐宏的诗时,“他的作品把我带回了个人主义的自由之路。” 但给他印象最深的是吴兴华的诗,尤其是《秋后》、《记忆》、《却局》和《十四行诗》。

1950年代,在一段感情破裂、家庭倒塌后,蔡彦培把书散落在家里——这位满怀浪漫情调的诗人“感觉自己的生命即将结束”。一天,他读到吴兴华的《论里尔克的诗》,其中提到了希腊神话中一位音乐家俄耳甫斯前往冥府寻找妻子的故事,并解释了里尔克写这首诗的手法。这让蔡彦培掌握了窍门:“吴兴华的现代诗歌试卷,如《秋后》,采用西方传统民谣风格;《念安》采用斯宾塞风格;《弹奏琵琶》。 ” 《恋爱中的女人》巧妙地运用了白乐天的《琵琶行》,借用了一点TS艾略特的色彩,进行了变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