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茨维塔耶娃诗集 本期:为自己筑起一个避难所避难所(组图)

2021-11-16 03:57:10诗集古诗网
本期作家,汪剑钊汪剑钊,诗人、翻译家、评论家。

本期撰稿人 王建钊

王建昭,诗人、翻译家、评论家。着有《绝望深处的希望破灭》、《中俄语言的交叉——俄苏文学与20世纪中国新文学》、《阿赫玛托娃传》、《现代主义诗歌》等。 20世纪的中国》,诗集《乌鸦时代诗歌》,译作《普希金抒情诗》、《俄罗斯象征主义诗》、《俄罗斯白银时代诗》、《吉皮乌斯诗》、《布洛克抒情诗》 、《二十世纪俄罗斯流亡诗集》、《曼涅斯塔姆诗歌全集》、《茨维塔耶娃诗集》等;现任北京外国语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教授。

摘自《为自己建造避难所》

文/王建昭

自然和四季是普里什温最关注的主题。他特别喜欢春天,万物苏醒,充满希望。面对鲜花盛开的草地茨维塔耶娃诗集,普里什温萌生了记录春天的想法,他想将春光照耀在自己身上的画面定格,再次呈现给读者。为此,他声称自己的创作不过是听了《春天的口述》后的成绩单。阅读普里什的散文,我们发现作者似乎是一位登上巴比伦塔的先知或巫师。Roar”。需要说明的是,普里什曼笔下的自然并不是纯粹的自然描写,总有一个“我”。但这个“我”并没有像一些作家那样无限放大,但有时似乎只是一个背景,谦虚地突出了作者现在描述中的自然魅力。其作品中表现人类的情感、思维和智慧的动植物并非源自一般拟人化的写作。他们都是自给自足的生命体,在物我合一的状态下是畅所欲言。这使普里什文区别于许多以自然为主题或自觉从事生态文学创作的作家。在物我合一的状态下,他们是自由交谈。这使普里什文区别于许多以自然为主题或自觉从事生态文学创作的作家。在物我合一的状态下,他们是自由交谈。这使普里什文区别于许多以自然为主题或自觉从事生态文学创作的作家。

在 Prishwin 看来茨维塔耶娃诗集,如果生活是一条道路,那么人就是道路的建设者。人在这个世界上的生命是片面的存在,他所走的每一步都是在走向完整或完美。他认为:“我们与整个世界有着血缘关系。我们现在必须以热切的关注来恢复这种关系,然后我们才能与过着另一种生活方式的人,甚至是动物和植物。发现自己的特征。” 正是在这种意识的驱使下,他进一步强调:“人在拯救世界时,不应该依靠自己的意识来优于低等生物,而应该依靠自己意识的创造来配合生命的创造。成为世界。统一的创造性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