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让文艺成为一种生活两位瑞典经典作家与插画诗歌的画插画的诗

2021-11-16 22:56:56诗集古诗网
有一回,出版社安排年轻画家理查德·林德斯特罗姆制作插画,斯特林堡表示:“这人不会描也不会画。1916年秋,由拉格洛夫亲自选摘文字的《尤斯塔·贝林画册》出版。后来,内尔曼还给拉格洛夫的《耶路撒冷》等多部作品创作插画。斯特林堡和拉格洛夫与插画的故事,至少提供了作家和插画家合作之案例。

让艺术成为一种生活

两位瑞典经典作家和插图

诗画

插图诗

波德莱尔在1850年代所著的《现代生活的画家》中指出,美由两部分组成,一是具有永恒经典元素的永恒之美,二是具有时间、时尚和道德元素的暂时之美。美丽。他接受并欢迎后一种美所包含的现代性,因为在他看来,现代性不是威胁,它可以带来创造力,拓宽美的概念。插画美应该说属于波德莱尔所指的后一种美。它的生产和消费都离不开现代化。彩色平版印刷和木刻印刷技术的成熟,城市中产阶级的增加,意味着技术条件和消费群体具备,大规模印刷图像出现。

Bethier Ribek 的“尼尔斯骑鹅”插图

1820 年代是光刻对瑞典产生深远影响的时期。自1850年代以来,图书出版商越来越重视文学与插图的结合。当时的插画形式是全新的,也是以历史文化为基础的。一方面,它描绘了现代而稍纵即逝的城市生活、科技进步;另一方面,也展现了斯堪的纳维亚遗产的传承,对田园风光和童年纯真的迷恋和向往,许多插画家从北欧神话故事中寻找灵感。曾设计过许多经典圣诞老人形象的珍妮·尼斯特罗姆(Jeanne Nistrom)和以描绘甜蜜家园而闻名的卡尔·拉尔森(Karl Larsson)也是瑞典插画家的重要成员。他们都在法国接受过学术绘画培训。博物馆收藏的经典油画作品。由于机会或生计考虑,他们创作了大量书籍封面和插图。Nistrom精通沙龙绘画,很早就对新时代的书籍​​设计和印刷技术感兴趣。她为数百本书制作封面和插图,成功地将学术绘画技巧与现代生活的要求相结合,并与读者和出版商的品味相呼应。拉尔森对家庭的描绘根植于瑞典的风俗习惯,而他作品中的瑞典却让这个北方国家的漫长冬天变得更加生动。他的漂亮房子的照片早就被复制到瑞典以外的地方,近年来甚至传到了中国。作为家居装饰图片、城市海报、儿童书籍或纸包装等,插图融入人们的视觉环境。它们在社会上流传和评价,人们已经习惯了插图。插图可以形象地解释科技书籍,可以形象地帮助识字能力有限的孩子理解故事。它的积极作用是显而易见的。插图与成人阅读的经典文学作品之间的关系很难概括。插画家和作家之间的关系更耐人寻味。瑞典现代文学史上最重要的两位作家奥古斯特·斯特林堡 (August Strindberg) 和塞尔玛·拉格洛夫 (Selma Raglov) 曾与插画家密切合作。插图可以形象地解释科技书籍,可以形象地帮助识字能力有限的孩子理解故事。它的积极作用是显而易见的。插图与成人阅读的经典文学作品之间的关系很难概括。插画家和作家之间的关系更耐人寻味。瑞典现代文学史上最重要的两位作家奥古斯特·斯特林堡 (August Strindberg) 和塞尔玛·拉格洛夫 (Selma Raglov) 曾与插画家密切合作。插图可以形象地解释科技书籍,可以形象地帮助识字能力有限的孩子理解故事。它的积极作用是显而易见的。插图与成人阅读的经典文学作品之间的关系很难概括。插画家和作家之间的关系更耐人寻味。瑞典现代文学史上最重要的两位作家奥古斯特·斯特林堡 (August Strindberg) 和塞尔玛·拉格洛夫 (Selma Raglov) 曾与插画家密切合作。

斯特林堡曾在皇家图书馆工作,他对书籍有过思考,无论是成本、内页设计,还是外封面。

1907 年,斯特林堡写信给出版商,建议书籍必须“保持清洁”,远离广告;它们应该很便宜,以确保读者能够负担得起并且作品被浏览。“一本书,一克朗!所以我可以被阅读,这就是我写作的目的!” 为了将这本书的价格控制在 1 克朗,他毫不犹豫地将版税降至最低,并使用廉价纸张。1909年,斯特林堡与出版商讨论印刷美学,认为书籍应该有好的封面;这里和那里有一些放大和装饰的首字母。为了降低印刷成本,除了使用廉价的纸张外,还可以排得更密,没有字幕。尽管纸张可能很便宜,但您不能对书籍封面和页面的格式大意。因为斯特林堡认为,一本书好不好看与页面是否美观密切相关,页面长宽比也很重要。斯特林堡知道书籍设计会影响读者对内容的感知。在小说《孤独》的主人公的帮助下,他曾形容不同装帧的《圣经》看起来如此不同。一个是黑色的施瓦巴赫字体封面,似乎聚集了巨大的仇恨和愤怒,充满了禁止和惩罚;另一种是小牛皮烫金封面,像浪漫小说一样,纸张更亮丽,风格更讨人喜欢。斯特林堡不喜欢灰色,更喜欢黄色。《婚姻》的封面如此,《中日》的封面亦是如此。斯特林堡' 据说他对黄色的喜爱与他早期对汉字的学习有关。在皇家图书馆的时候,他接触到了中文书籍。黄色的封面“就像南方的阳光。他看不懂那些美丽的文字,但它们传达了人们的想法,这吸引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