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众筹诗集”能否为出版带来生机(组图)

2021-11-21 02:57:09诗集古诗网
有人认为,诗歌可能借此迎来又一个春天,诗歌微信公号、众筹、微诗等等,都将风起云涌。两位坚持写了30多年诗歌的诗人,从未在国内出过一本属于自己的诗集。如果“众筹诗集”对诗歌出版的改变作用有限,那么中国的诗歌读者都到哪里去了?梦亦非:纸本诗集出版很不乐观,它的传播范围小,成本高,限制太多,所以我认为纸本诗集卖得好不好,对于整个诗歌的状况来说并没有太大意义。

花城出版社推出两本众筹诗集。

诗人马永波。

在株洲举行的诗歌分享交流会上,袁仁会见了散文家王雅和观众。

南方日报记者 谌龙

核心提示

今年4月,花城出版社推出的《后花园诗集》入选诗人马永波、元仁的作品,分别出版诗集《言行》和《你给我一个距离》。出版社利用互联网“众筹”模式,8天筹集3万元,让诗集在短时间内获得读者认可和市场影响力。4月至5月底,结合网店销售和十余场实地分享交流活动,《文字旅行》、《你给我一个距离》进一步发挥了影响力。两位30年来从未出版诗集的诗人也开始广为人知。

花城出版社提供了这样一组数据:传统出版社出版的严肃诗歌作品年销量仅占文学总销量的1.5%,其中90%以上为古籍。《唐诗三百首》等诗歌和泰戈尔《飞鸟集》等外国经典译本,展现了诗歌时代的风貌。微信公众号等新媒体渠道的使用,赋予诗歌新的生命。例如,新媒体“为你读诗”的出现,带动了城市人口的新诗阅读习惯。

“众筹诗集”模式能否为诗集出版带来活力?有人认为诗歌可能会由此迎来又一个春天,诗歌微信公众号、众筹、微诗等都会风起云涌。南方日报记者进行了深入采访。

特征

泰戈尔的代表诗集有_泰戈尔诗集摘抄_泰戈尔主要诗集有

以诗意的精神回报众筹

花城出版社在《后花园诗集》第一期推出的《言行》和《你给我一个距离》两部诗集,因“众筹模式”在诗界引起广泛关注。这种营销模式通过先发先发先发、微信、微博电话,最终带动读者对诗集和诗人的关注,再结合网店销售和实地活动,实现大规模的传播和销售。诗选集。此次活动成为诗集出版的新亮点。

据花城出版社负责人王凯介绍,两首诗集共印制5000册。5月份全部上线当当网、亚马逊等网店,半个月后又印制了3000份。“在诗集销售普遍不景气的情况下,这可以说是一个小奇迹。”

什么是“众筹诗集”?“众筹”一词来自国外,通俗地说就是众筹或众筹。与股份制不同的是,它依靠更随意的群众组织从在线平台筹集资金以实现创意目标。, 捐赠者没有必然的经济回报。目前,众筹多用于公益文化、艺术创作、科研等领域。

在此之前,也有通过众筹方式出版诗集的先例。诗人徐立志、陈超逝世后,引发了一场“诗集众筹”,诗界的朋友和读者纷纷踊跃捐款。一些在世的诗人和艺术家也会将自己的作品放到网上,开启众筹。

不过,这次最成功、影响最大的诗集是花城出版社的两本诗集。据“众筹诗集”执行人王凯介绍,他们在诗集印制前就发起了网上众筹计划。根据众筹网络规定,成立了80、125、。1000元三个货币级别,预计上调20000元,为期两个月。期间,诗人充分调动了自己在诗歌界和网络上的影响力,通过微博、微信等平台对诗人和出版社的宣传,吸引了以朋友为主的“第一读者圈”的关注。和粉丝。诗集的影响范围迅速蔓延到陌生的读者。短短8天时间,共有221位读者参与募捐,募得金额超过3万元,远超预期。

众筹模式本质上是支持文化、诗歌或某位诗人,所以往往没有资金回报;但文化产品可以提供精神回报和回报。三个众筹级别中,读者筹款80元可获得两本署名诗集,读者筹款125元可额外获得由出版社精心印制的诗人《诗诗录》,筹款1000元即可获得手稿纪念册和两位诗人的亲笔诗。

这种新颖的众筹营销方式,激起读者心中沉淀的诗意热情,迅速引发扩散。

在当当网两本诗集的预售中泰戈尔主要诗集有,500本在一周内全部售罄,并在第一个月内登上当当网“诗集热搜榜”第一名。同时,为了让两位诗人与读者面对面的接触,出版社从5月下旬起在全国各城市安排了十几场诗歌分享交流会。从广州出发,他们先后走过深圳、株洲、长沙、常德、岳阳。连续三届研讨会在西安举行。后续计划还包括东部三省、京浙、上海等地。

“线上销售与地面活动同步进行,是前期众筹效果的助推和延续,也是让一开始产生的热情和影响力更持久地渗透到读者中。” 王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