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泰戈尔诗集的摘抄赏析 近年,有论者提到一九二的中坚分子都取了比较正确的态度

2021-11-22 03:57:18诗集古诗网
郑振铎则认为,首先,泰戈尔的诗集,用孟加拉文所写的当时有二十来种,而英译本本身就已是“选译”;再说,诗歌各自为篇,不像小说那样不能单译其中的一段。郑振铎在一九二○年代出版的两本泰戈尔诗集,在新中国成立后他都作了修订,新写了序言,重新出版。(但也没有将散佚的郑振铎所译泰戈尔译收全。

近年来,有评论家提到了20年代印度诗人泰戈尔访华在中国文坛引起的争议。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典型的案例,与中国传统文化的观点有关。这是同意的。同时,我也认为,这场争论也说明外国文学遗产研究与中国文学遗产研究密不可分。〕 指出当时新文学运动的许多骨干分子对泰戈尔采取了不公平的态度;然而,他们并没有提到新文学运动的核心成员郑振铎。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因为当时郑振铎在相关评论和专着中对泰戈尔采取了更正确的态度。

至少,正如郑振铎所说,作家泰戈尔在中国新文学的发展中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例如20年代,中国诗坛有一场“小诗运动”(朱自清)。它是外来影响的产物,主要受东日本两个邻国的短歌和俳句和印度泰戈尔的影响。他的小诗的影响。如果前者的主要介绍人是周作人;那么后者的主要介绍人就是郑振铎。郭沫若、冰心、郑振铎的早期诗歌都受此影响。郑振铎论述了这类短诗的特点和作用,在短诗创作上也有过亲身实践和亲身实践探索。之后,冰心80岁生日时,有人问她是怎么写诗的,她说一开始没想写诗,只是想起了什么,在笔记本上写了几句。泰戈尔的《飞鸟集》觉得这首诗很自由,……就学那种自由的写法,随时用几句话写下自己的思绪和回忆。”【卓儒】专访老人诗人冰心》。〕这位著名女诗人的叙述,也可以说是对当时郑振铎翻译泰戈尔诗歌的肯定和赞扬。飞鸟集》觉得这首诗很自由,……就学那种自由的写法,随时用几句话写下自己的思绪和回忆。” [卓儒《访老诗人冰心》.〕这对著名女诗人的叙述,也可以说是对郑振铎当时翻译泰戈尔诗歌的肯定和赞扬。飞鸟集》觉得这首诗很自由,……就学那种自由的写法,随时用几句话写下自己的思绪和回忆。” [卓儒《访老诗人冰心》.〕这对著名女诗人的叙述,也可以说是对郑振铎当时翻译泰戈尔诗歌的肯定和赞扬。

郑振铎也是五四后我国新儿童文学的开拓者之一。他实际上从事儿童文学工作,我认为是从他翻译泰戈尔新月集的“儿童诗”(Child Poems)开始的。他曾将《新月集》与丹麦著名儿童作家安徒生的作品作比较,说:“我喜欢《新月集》,就像我喜欢安徒生的童话一样……《新月集》也有这种不可缺少的。测试的魔力。它把我们从怀疑和贪婪的成年人的世界带到了美丽而无辜的孩子的新月国。” 虽然,他认为严格意义上的“新月系列” 不是真正的儿童文学,“泰格尔写的这些诗绝不是给孩子看的。它不是为孩子写的诗集,而是对孩子心理和孩子生活的最好叙述。诗集。” (《新月集》译者序》) 然而,《新月集》的翻译无疑增强了他对儿童文学的兴趣,促使他进一步为中国儿童文学的发展而努力。

郑振铎翻译泰戈尔诗集时,梁实秋、程方武等人在《创作周刊​​》发表批评文章,主要涉及“选译”问题。梁实秋认为,选定的译文“很不受欢迎”。郑振铎认为,首先,泰戈尔当时的诗集是用孟加拉语写成的,有20多种,而英译本本身就已经是“选译”;此外,这些诗是独立的作品,不像小说不能单独翻译成它们。部分。因此,他认为“选择性翻译”是可以理解的;同时泰戈尔诗集的摘抄赏析,他解释说,他并不是在鼓吹所谓的“选择性翻译主义”,但只是因为时间和能力的限制。他希望将来能出现泰戈尔诗歌的完整译本。历史证明,郑振铎的观点和做法是正确的。

新中国成立后,郑振铎分别于1951年和1954年两次代表中国文化界访问泰戈尔的祖国印度。 1952年5月16日,中印友好协会在北京成立,郑振铎任主席。繁忙的日程。特别是1954年访问期间,郑振铎担任中国文化代表团团长,任中国文化部副部长。次年1月17日,他前往巴普尔参观泰戈尔故居。国际大学等。作为1920年代中国第一部泰戈尔传记的作者和泰戈尔诗歌最早的中国翻译者之一,他受到泰戈尔家乡人民最尊敬和热烈的欢迎。

郑振铎1920年代出版的两部泰戈尔诗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进行了修订和再版。1981年8月,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郑振铎的《泰戈尔诗选》,其中包括郑振铎译的《新月集》和《飞鸟集》,以及郑振铎翻译的泰戈尔的部分诗歌。振铎之前没有收集过。是叶盛涛署名,石震作序。(但散落失落的郑振铎的泰戈尔译本没有收起来。)2000年8月,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了《吉檀迦利》。舒秉信、郑振铎译。书名是:《吉檀迦利》(冰心译);《新月集》(郑振铎译);《飞鸟集》(郑振铎译)。书前是林山的《生命的激情与爱》——读泰戈尔散文诗集《吉檀迦利》。

1958年,郑振铎在一次空难中不幸遇难。印度学者海曼歌。比斯瓦斯发表悼词,悲伤地说:“这对我们印度人来说也是不可挽回的损失”、“我们印度人爱他是最早的印度学者”、“我们知道他也是最早在中国传播泰戈尔作品的作家”。海曼格还写道:“在我的纪念册中,郑振铎曾写道:‘中印之间的文化交流很早就开始了泰戈尔诗集的摘抄赏析,今后还会加强。’ 我将郑振铎的话转达给印度人民,是的,我们这个联盟“会越来越强大,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削弱它”。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