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诗人汪国真离去:与他的诗歌一样充满哲思的火花

2021-11-23 00:57:34诗集古诗网
那些曾经人手一份手抄本汪国真诗歌的人,无不关注当年这个炙手可热的名字。1990年4月20日汪国真的第一部诗集《年轻的潮》交稿,5月21日出版。汪国真的离世引发了70后、80后的集体缅怀,不少人表示汪国真的诗句“是那一代人的青春记忆”,而这部新诗集更是引发读者的关注。走近汪国真,就像重读一首诗。

年轻时的王国真

王国桢遗作《少年在路上》

王国桢向余伟提出了一个问题: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2015年4月26日凌晨2点,著名诗人王国震因肝癌去世,享年59岁。

诗人王国真承载着一代人的集体记忆。曾经有王国真诗稿的人,都在关注这个火爆的名字。他离开的消息迅速炸开各种电子屏幕,引发强烈的怀旧浪潮。

文字\图片:吴波

感恩九大每年都回到广州

去年8月的南方进士节期间,本报记者采访了王国真,不想成为永恒。当时他告诉记者,“我的诗歌创作离不开广州这片神奇的土地,我始终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回到九大。”

王国真随和热情,就像他的诗一样,充满哲理火花。他告诉记者,虽然他是个浪漫的人,但从广东暨南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有脱离体制,一直在文化部下属的中国美术学院工作。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在晦涩的诗歌热度还没有消退之前,王国真的诗歌“从天而降”,一股“王国真热”的旋风在华文诗坛迅速吹响。那个年代,港台文学风靡一时。当时,很多读者认为王国珍是台湾人或外国华人。事实上,王国真在北京。每个人都喜欢他的诗,因为他的诗能引起读者的共鸣。

王国真告诉记者,他是厦门人,初中毕业后在北京打工。后来,他以初中文凭考入暨南大学中文系。上学时喜欢读诗,其中一首是《中国青年报》发表的《在校的一天》。王国桢声称他的创作得益于四个人:李商隐、李清照、普希金和狄金森(美国)。追求普希金的抒情,狄金森的凝练,李商隐的警策,李清照的美。

他带走了畅销诗歌的神话

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诗人杨克对王国真的过早离去深表遗憾。杨克称赞王国桢的热情:那是文学最好的时代。

1990年4月20日,王国桢第一部诗集《小潮》于5月21日交付出版。该书已连续印刷五次,印刷量已达20万册。之后出版了《年轻的风》、《年轻的思绪》、《年轻的潇洒》等诗集,以及收录王国祯和他与他人对话的短篇散文。

出版人张晓波每年都自愿出版诗人诗集。谈及王国震最畅销的诗歌时,他说:“王国震之后,自费出版了许多诗集。去吧,把中国文学诗集中最畅销的神话故事带走。”

青春在路上》成为遗作

王国震逝世前夕,他的最新诗作《少年在路上》刚刚在新华出版社出版。本书的主编刘志宏叹了口气。没想到,这本书成了王老师的遗作。

《青春在路上》收录了王国桢的多首新诗,积极向上,鼓舞人心。同时,书中还收录了他新创作的文字和散文,以及他的书画。本书可谓是王国真各方面才华的集大成者。王国桢的去世,引起了70、80后几代人的集体记忆。很多人说王国珍的诗“是那一代人的青春回忆”,这本新诗集引起了读者的关注。

我以前练过书法,因为签名不好看

著名作家、《邓小平二十年》的作者于伟是王国真最好的朋友。他告诉记者,“从1995年9月开始,我就和王哥有联系,前不久,我邀请他参加‘著名作家官桥八组’笔会,他没有接电话汪国真诗集手抄报,也没有回复。”到了短信,没想到他……依旧优雅,微笑,温柔,这就是王哥给我的印象。王国真脸上几乎看不出岁月的痕迹汪国真诗集手抄报,心里却是还年轻,没想到他这么早就去世了。”

走近王国真,就像重读一首诗。然而,重读王国真,更像是在享受一首好书,一首好画,一首好音乐。诗、书、画、乐结合在一起,或许这才是一个更完整的王国真。

曾有报道称王国桢“以卖字为生”,实则不实,但当年他“练书法”却是事实。1991年11月,王国震应邀到北大演讲,同学们都拿着笔记本让他签名。王国桢少年时没有练过书法,所以他的字迹有些“对不起观众”。但面对真诚的面孔和热情的双手,他无法回避。果然,一个拿到签名的女孩失望地问他:“王老师,怎么你的诗好,词不好?” 一问之下,王国真的脸就红了。回国后,他决定从此开始练习书法。

热爱生活

我不去想我能不能成功/因为我选择了一个遥远的地方/我只顾风雨

我不去想我能不能赢得爱情/因为我爱上了玫瑰/我勇敢地倾诉我的真心

不去想身后会不会有冷风冷雨/既然目标是地平线/世界只能被抛在后面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的还是泥泞的/只要我热爱生活/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王国珍)